人文飲饌|南方有粉蒸肉扣肉,吃過咱山東“憨肉”沒

作者:Diana    發表日期:2017-11-06 21:49:20

原標題:人文飲饌|南方有粉蒸肉扣肉,吃過咱山東“憨肉”沒

文|田邦利

與年輕人同席共飲,說起地方名吃,年輕人侃侃而談。個個走南闖北,都是飲食富戶。我聽著,靜靜地聽著,自愧弗如,難以與之比肩,卻又心不甘。快70歲的人了,按說走的路比他們過的橋都多才是,怎麽能讓人比下呢!

你們吃過“憨肉”嗎?

別說,我這一問還真把他們給鎮住了。席上除我之外還有9個人,9個人有4對半搖頭。搖頭之後,是麵麵相覷,都一臉的茫然。

都在想,hān肉?hān是啥呢?

是天上飛的,是地上跑的,還是江河湖海裏遊的?

是野生的,還是家養的?知道hān是啥,才能論其肉。

繼而又想,這個hān字,怎麽寫呢?

茫茫然中,都放杯停筷。

我說,hān不是家禽,不是家畜,也不是生猛海鮮。hān是憨厚的憨,勇敢的“敢”字下麵一個“心”字。憨肉是一種食品,一種含肉的食品。做這種食品用了什麽肉,就叫什麽憨肉,比如牛肉憨肉。

將肉,一般是牛肉或豬肉,剁成肉餡,放上食鹽、蔥花、花椒麵、薑末,倒上醬油,將餡喂好後,再放上花生油。

將麵粉、綠豆麵、小米麵、玉米麵什麽的,少則三樣,多則五樣,混合調勻成雜麵。

將雜麵和成軟的麵團,發酵。然後擱進肉餡,放在鋪好籠布的箅子上,用鍋鏟攤好,抿成兩三指厚的大圓糕。

點火燒鍋,燒至多半熟,拿刀在箅子上縱拉再橫拉,拉成一個一個的小方塊,蓋鍋再燒,至熟。

出鍋就是憨肉。

憨肉,一塊一塊,胖胖的,厚厚的,散著噴噴的肉香,說它是肉,不是,說它不是肉,裏邊還真有肉。

憨肉,憨肉,一塊一塊,樸實憨厚,以形得名,從一個側麵彰顯了我們豐富的飲食文化。

記得以前家裏窮,除了過年,平素吃一頓肉的時候少之又少。

有時生產隊殺了牛,分個一斤二斤的肉,煮又煮不著,包包子麵又稀罕,母親就剁剁蒸憨肉。

或是時間久了,父親看著清苦度日的一家人,想到了男人的擔當,集上稱一斤半斤的牛肉(那時牛肉比豬肉賤,豬肉7毛錢一斤,牛肉才3毛錢一斤),讓母親剁剁給我們蒸憨肉吃。

不大的一塊牛肉,能讓一家人美美地吃上一頓。

扛著一塊憨肉,如現在人們吃蛋糕一般地吃,咬一口,有滋有味,那個好吃那個香就甭提了。

遇到一個沒剁斷的肉筋兒,一半咬進嘴裏,一半還連著手中那大塊兒肉,牙輕輕一拽,手上那塊就拽出一個小洞兒,豆大的一塊肉,彈力球般掛在嘴上。

嘿,那情那景,那味兒,要多美有多美。

蒸憨肉,是生活條件差、肉麵緊缺時農家人的一種“巧吃”。從口感和營養上說,憨肉是很不錯的農家小吃,堪稱一種美食。

在筆者的家鄉濟陽,以前農村大集上就有賣憨肉的。

用現在的眼光來審視,憨肉就是肉糕,或是火腿,農家自製的方火腿。

現在市場上賣的這火腿那火腿,難以與之媲美。


本文来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106/53011612_0.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yoga-point.com/37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