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是如何煉成的 | HOCC 何韻詩 | TEDxYouth@HongKong

譯者: June Tang 審譯者:
Alan Watson(歡呼聲與掌聲)何韻詩。聽到這三個字,這個名字,大家會聯想起什麼的物體呢?有沒有?
歌手?冬菇?小丸子?(笑聲)其實我想告訴大家,我的真正身分是一隻白老鼠。
跟很多的白老鼠一樣, 其實我都有死穴的。我的死穴就是籠裏面的滾輪,一般老鼠看見滾輪時, 是不是會衝上去狂跑?
我都有這個滾輪。我的滾輪名字叫「不行」。「不行」滾輪。簡單來說,每當有人來到我面前跟我說「不行」,我就會立刻像老鼠般,被人按了按鈕,衝上滾輪上狂跑。
偏偏我又進入了一個最多滾輪的地方,就是香港娛樂圈。在我事業上出現的第一個 「不行」滾輪是在 1998
年。當時我剛剛入行,而我唯一的業績就是 正如剛剛那位朋友說,很悔氣地唱了首卡通片的主題曲叫做「小丸子的心事」。(掌聲與歡呼聲)果然是街知巷聞吧。
但是,因為我唱得這麼悔氣的原因,我的一位師兄蔡一智跟我說,「喂,你這樣不是辦法,我要帶你出去社交應酬一下,不然你永遠這麼頹是不行的。」結果,我跟了他去一家夜店。進去後,見到一位導演。我就說「好了好了。
」我坐下,跟他開始很勉強地寒喧。結果是不成功的,因為寒喧了一陣子,他已經跟我說:「喂,你的樣子這麼囂張,我看你在這個圈子都會做不久的。我勸你不如改一下你的性格吧,你這樣在這個圈子是不行的。」第一個「不行」。
第二個「不行」在若干年後,那時我已經出了兩三隻唱片。正當我開始沾沾自喜, 覺得都會一帆風順之際,我的唱片公司出現一個動盪。所有原本的員工都換了,
來了一個新的高層。我懷疑他都是看我不順眼,因為他第一天上班 已經把我叫了進房間。一坐下,劈頭第一句他說︰「嗱,唱片公司已讓你
任性這麼久,你應該任性夠了吧。以後我叫你唱甚麼你就唱甚麼,我叫你做甚麼你就做甚麼,保證你會紅。」他說:「做一個歌手,在這個娛樂圈、在這個樂壇,這麼另類,是不行的。」第二個「不行」。
唉,其實為甚麼我們的地方,這麼多「不行」呢?好像我們一出生的時候,就已經付送了一個「不行」的清單。這個清單有些甚麼呢?「不可」偏離這個制度,「不得」對抗這個制度,「不可」跟別人不同。
偏偏又有很多人,他們都很欣然地接受各種「不可」,我想是因為大家會怕,我們會怕如果要對抗這些「不可」的話,可能會失去一些東西,我可能會變成別人眼中的一個怪胎。作為一個經常地在別人眼中自我毀滅和自毀前程的 一個反叛的白老鼠,其實我都經常會問為甚麼。為甚麼我會變成這樣?
究竟我出了甚麼錯?結果,我找到兩個源頭。源頭一︰這位男子,他聲稱自己是一位老師,但是我嚴重地懷疑 其實他是一位「大佬」。
(笑聲)因為他在校園裏非常的囂張,開一輛金色尖咀的烈火戰車到學校,還要不停地收手下。重點是不壞的他都不收。他收過一個最壞的學生,差點被踢出校,就是他保護着他,那個人名字叫杜汶澤。(笑聲)源頭二︰這一位,大家看一下,
她這個濃妝皮褲的烈女形象,她並不是一個獨立搖滾樂隊樂手。其實她亦是一位老師,但不知為何她選擇了反傳統的裝束,每天在學校穿得像登台般。你們看,她的學生都帶一點無奈。(笑聲與掌聲)這兩位額頭上面寫着「反叛」兩個字的老師,一位姓何,另一位現在都是姓何,今天座在這裏,比較低調,(掌聲)他們倆的結合,成了我這一隻終極反叛的叉燒。
(笑聲)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是基因出錯。除了基因之外,其實我相信你在沿途遇到 甚麼人也是非常的重要。我沿途認識了無數的壞朋友。
這些壞朋友不單只 鼓勵我去挑戰那些滾輪,還陪着我一起去試。其中一個,我不會透露他的全名,我稱他為黃X明。(笑聲)在
2012 年的時候,經過他的鼓勵和聳恿,我決定出櫃。事隔兩年我們倆的實驗再升級。我們不知為何一起參加了一個香港史上最大型的學生運動。
這兩個終極的「不行」滾輪,我去挑戰了之後,果然是帶來一些不同的後果。我被封殺,我失去了一個市場、 失去了一些工作機會。但慢慢我又發現原來這些決定,可令我更坦然地面對我自己,更坦然地面對這個世界。
因為沒了一個市場,令到我想其他方法去找其他市場。結果我發現原來沒了其中一個市場,是真的不會餓死的。我不斷地用自己的事業、 用自己作為賭注,其實就是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去接受各種的「不行」。當然在路程上我有失敗過、沮喪過、甚至還想過放棄,但是,我就是想證實給自己看,其實路是不止一條的。在別人眼中,不斷的自毀前程,其實對我來說,我是在打破一些 我舊有的路、舊有的框框,嘗試去找出一條更加適合自己的路。
當然很多人會問:「喂,你不怕嗎? 你不怕失去一切嗎?」我想,其實就如這句說話所講,這只是一個過程。
這句說話來自一位美國作家,他名叫 Bill Hicks。作為一隻不斷不由自主地
跑上這些滾輪的白老鼠,我一路跑,跑着跑着我發現其實這些滾輪已慢慢地 變成過山車上的圈圈。我坐在這個過山車上,望着地面上很安全、很平穩的其他人,我會發現原來在這個過山車上有高有低、有起有跌,是更加好玩的。我發現我比起其他人看到更多風景、感受更加強烈、還有膽量練得更強大。
如果我們每個人也可以將人生當作一個實驗,將我們自己變成自己的白老鼠,我相信你不會再介意你做的是對或錯、好或壞,你只會去想究竟這個實驗會令到你成為一個、進化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多謝。(掌聲)接下來,我想請出另外一隻白老鼠。她叫
Soni,她是「雞蛋蒸肉餅」的結他手,(掌聲)我們是同類,你看頭髮就知道了,(笑聲)這首歌,我希望送給…這首歌,我希望送給每一位覺得自己是怪胎、覺得自己不融入這個世界的人,這首歌裏面形容一位英雄,他名叫「風見志郎」。送給你們。(音樂開始)♫ 沒名字的臉
♫♫ 夕照的剪影 ♫♫ 因山水抗戰
♫♫ 像奇異生物 ♫♫ 任世間指點
♫♫ 怪一點點 ♫♫ 寧願孤身在戰
♫♫ 被困這溫室甲蟲也感染 ♫♫ 用渺小的觸角力抗這偏見
♫♫ 沙粒也顫抖 ♫♫ 一粒一粒一粒拯救
♫♫ 伸張非一般的正義得一對手 ♫♫ 可能他的身軀好比妖獸
♫♫ 一天一天稀釋價值得他甘心去守 ♫♫ 默然稻草田
♫♫ 被瞬間剪短 ♫♫ 將磚片搭建
♫♫ 但幪面青年 ♫♫ 入世雖短淺
♫♫ 都死守流失的海岸線 ♫♫ 像最小的甲蟲也苦戰
♫♫ 用最蠢的方法但勇敢依然 ♫♫ 冰川也顫抖
♫♫ 一些一些一些拯救 ♫♫ 得出多悲哀的結局他都不甘脫勾
♫♫ 就算昆蟲他都珍惜牠的罕有 ♫♫ 一天一天稀釋價值得他甘心去守
♫♫ 人間風景 ♫♫ 沒法一些一些出手拯救
♫♫ 他忠於的一些價值得他甘心去守 ♫(音樂完結)多謝。(掌聲與歡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