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針對武漢肺炎的投資操作 & 更新國外投資人觀點(巴菲特、Ray Dalio、John Huber、Morgan Housel、Michael Burry)

上個影片我們討論了國外的投資人政府、學者,他們怎麼去看待武漢肺炎那回歸回來,你有因為研究了這些事情、他們的看法而調整你的投資部位嗎本來這支影片是只有講我們的看法啦不過因為剪出來發現時間太短所以我決定幫大家總結我們上一支影片的內容以及整理這週國外股市投資人的新看法如果我們去總結上一支影片大部分的投資人都說,只要公司沒有大規模倒閉這就是短期的問題,對經濟不會有長期巨大的傷害疫情甚麼時候可以得到控制這件事情沒有人知道儘管我們沒辦法預測但是想要預測是人的天性如果你想看其他人的預測可以去參考台大化學系徐承志助理教授的看法可以買那些標的不要買槓桿過大的公司,他們還是比較危險不過如果一個產業裏面有一些屬於槓桿比較大的公司但其他的公司可能獲利比較穩健,而且槓桿比較小他們就是未來比較有機會的成長標的最後是進場絕對不要重押太多還是有可能會變成無法控制的狀況接下來更新一下國外投資人的新看法包括巴菲特、Ray Dalio 和 John
Huber、Morgan Housel 以及 Michael
Burry在上一支影片我們有提到Ray Dalio 他認為降息沒有辦法去刺激消費也沒有辦法讓股市成長看起來他對於降息是採取一個比較不以為然的態度不過他在這一週 3/10
發佈了第三篇文章他認為美國財政部應該要和 Fed 一起合作提供企業援助的措施否則在現在槓桿比較高的狀況下有可能會導致企業大規模倒閉讓經濟產生長期的重大影響再來是巴菲特,巴菲特在禮拜二接受採訪他說禮拜一的大跌,沒有 1987
或者是 2008 來得可怕在 1987
或 2008 那樣的狀況是企業大規模倒閉而且民眾去銀行、去保險公司提領大量的現金出來那目前其實並沒有到這個樣子至於現在要進場還是出場,也有很多經理人在發表他們的看法那我們就講兩個 Morgan
Housel 跟 John Huber他們都說啊,我們要知道這個疫情終究會過去的就算不在第二季、不在第三季,他終究會過去的如果我們放到十年後來看,現在一定是屬於相對便宜的價格但是你要確定你可以撐到那個時候所以如果你關注的標的啊,他已經相對他的價值非常便宜了那也許你就可以開始分批佈局但絕對不要壓滿,更不要融資開槓桿最後來談一談
Michael Burry這一位成功在 2008 年預測了次貸泡沫而且成為大賣空電影主角的投資人他這兩年非常的看空喔他認為武漢肺炎只是一個導火線,真正的地雷是指數型被動基金的泡沫那關於這個泡沫,我們會在之後的影片再來談以上就是針對這一週國外投資人對於武漢肺炎的新看法那接下來就回到我們原本的影片談論我們自己的看法其實這一次的事件對我來說相對的是比較單純在農曆年前我就有大部分的先機所以等到農曆年過完這個事件開始變嚴重以後我就是開始分批的加碼我第一批的加碼是在,就是中國的疫情大爆發的時候那個時候台股大概有跌一個禮拜吧那在這個禮拜裏面我有做少量的加碼不過因為只有一個禮拜而且並沒有真的跌到很多所以我並沒有把全部的現金用完那反而是等到了第二波,等到歐美那邊也爆發瞭然後台灣有第二次的下跌,那我就是還有再做持續的加碼不過到現在也還是沒有把錢全部用完主要還是因為我覺得還沒到非常非常便宜啦雖然有下跌,但還沒有到非常便宜的狀況那你呢,我知道你好像有一些比較不同的觀點因為這一次的大跌其實是算是我工作之後第一個接觸的大跌那因為工作的原因我會比較多的去看一些經濟的數據這些東西欸我想要問一下,所謂的工作原因具體是因為你為了必須要做事情,所以你要去看嗎還是呃,沒有,其實就是因為我花在這上面的時間變太多了Okay、Okay之前都是,就是不太
care 嘛那這次因為我開始有關注到不同領域的例如說經濟數據,或者是這一些經理人他們提出的觀點然後我開始去思考我的決策那其實我後來整理出來,我覺得有兩個階段吧對我來說投資可能有點像是游泳我要從這個地方游到那個地方我要從這一岸游到對岸,那其實我有兩個方法嘛第一個就是我就是一直游努力地往前游,如果你是採用定期定額的指數投資方法,其實你就有點像是這樣子你不管面對例如疫情或者是中美貿易戰,這些東西都有點像是你在游泳的過程中,打來一個比較大的浪那因為你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應對你就是,最好的建議就是你就是持續往前游根據你的目標,你的目標在前面你就是游過去你本來訂好了你要做甚麼,你就照做就對了,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影響對,那像我這一次,因為我比較就是投入在不同的資料裏面嘛所以就有點像是我要去看前面打的浪是甚麼樣的浪然後我要去思考我要怎麼應對我要怎麼游這個東西其實後來我發現說,就是回歸到做決策因為像 Tyler Cowen
說的那個情況就是最壞的情況總會發生,有可能發生雖然機率很低但我要去考量到我也要知道說大部分的機率下其實惡化的可能性不高回到我的投資決策,我覺得這會變成一個機率的遊戲要嘛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我很不確定,我可以全部撤出部位 或者是很分散對,或者是很分散像我有一個朋友他其實就是因為覺得目前的機會成本其實有點高他就算全部撤出來未來的上漲空間幅度,很像也沒有那麼大所以他就全部出清對,那我的做法其實會比較像是 Howard Marks
說的他其實就是用一個部位大小來調控這個不確定性就是他說,跌下來可能比較趨近合理了但是他的建議也是不要一次 All In 嘛,就是一次你可以買一點然後再視接下來經濟或者是疫情的發展,來做不同的部位調整這樣子所以這大概就是我這一次的疫情,我對這整個部位大小調控的這些看法你覺得這個部位的大小最後是怎麼決定的蠻個人的,然後蠻經驗的就是這是這一次我試圖去做這個資料庫的整理Howard
Marks 在他的備忘錄有講過一句話他說老鳥做的猜測會比菜鳥還準雖然都只是猜測那我在想甚麼叫做老鳥的猜測比較準我在想就是因為老鳥有不同的資料庫例如說,假設我這一次建立了我的武漢肺炎資料庫我就知道說,哦!經濟的各個不同的產業在這個肺炎的情況欸,也許航空業在肺炎他是跌 20%
的營收然後餐飲可能是跌15%那我有了這一個資料庫之後我再去建立,例如說下一次的經濟衰退, 也許是金融海嘯,或者是甚麼我可以有那一個時候的資料庫然後我知道說在那一個情境之下航空業可能是跌 5%然後旅遊業是跌 20、30%那我有了很多的這個資料庫之後再有一次新的來我就可以比較知道說這一次是比較像哪一次那每一次的這個東西回歸回就是部位大小我覺得這就是經驗的累積其實有點像
Ray Dalio 的做法嘛,就是不斷去參考過去類似的案例這樣子他可能就會去整理說像這次的疫情,他就整理了過去可能有七、八個過去一百年有七、八個不同的 case那比較嚴重的可能是哪幾個那這幾個裏面他們又有甚麼共同以及不同的徵兆對
所以最後可以來總結一下大概有三點可以討論第一個就是你要多看不同的東西,去接受不同的觀點然後去想辦法得到這些不同情境下可能發生的機率然後根據這個機率去做投資這就是 Howard Marks 說的,你的資料庫越齊全,你就能夠猜測的越好第二個則是不要忘記
Tyler Cowen 說的最壞的情況總是有可能發生如果這個情況發生了,你還是有辦法去應對他而不是就是全部賠光了,然後沒有翻身的機會第三個則是 Seth
Klarman 說的就是晚上睡得安穩,比甚麼都還要重要所以重點是你要能夠面對你的投資部位是有信心的然後不會因為恐慌而做出一些不理性的決策對,那這大概這就是我們呃,這一次的討論對我們部位大小的調整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