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灵鬼话】第五期:出马仙是怎样炼成的

大家好今天呢還是班花哥給我一起跟大家講這個故事今天的故事咱們講一下出馬仙是怎樣煉成的為什麼老邪要講這個故事呢?因為這位出馬仙她和我姥姥家住的特別近,就和我姥姥家隔着兩所房子這個出馬仙呢現在還活着呢,大概年紀應該在80歲上下了當年這位老太太正好是60歲左右的時候他是怎麼成為出馬仙的呢,這個也比較傳奇。今天咱們主要是講一下她的故事這個故事發生在大概20年前這個老太太大概是50大幾將近60歲的時候這個老太太年輕的時候經常遭受家暴,他這個老公是我姥姥她們村有名的暴脾氣,沾火就着,動不動就打媳婦所以說她年輕的時候沒少受氣但是就是在這種家暴的家庭環境中,這個老太太頑強的生活了下來,並且堅持了下來,當然呢那個年代呢離婚的也比較少這個故事呢是這樣發生的,據我姥姥回憶突然有一天,這個老太太手裏邊擎着兩把菜刀然後在這個村裏邊開始大喊大叫,前面是她老公玩兒命的跑她是在後面玩兒命的追手拿菜刀砍電線,一路火花帶閃電攆的她老公可着這個村子都跑遍了我姥姥的村子特別大,那個村莊大概能有大概能有1500人到2000人,那就是一個大的村莊了,那個村莊南北長將近2里東西長也得有2里多也就是說南北東西各一千多米就是在這種村落的情況下,她老公來回的跑,把整個村的人全都給驚動了這個老太太最後把這個老頭追的滿處躲最後也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可能是沒砍到(她老公)她拿着菜刀不小心把把自己的胳膊上腿上割了好多傷口,渾身跟個血瓢一樣特別嚇人村裏邊人也不敢靠前然後就感覺這個這個人(老太太)吧,已經失心瘋了誰也不敢上前,也不敢管她孩子們也不敢過去就這樣她自己走了自己走了,誰也不知道她去哪兒了據她後來的回憶呢她到底走哪兒去了呢她也不知道但是,在第二天的清晨大概五六點鐘的時候有環衛工人呢在掃馬路,這個老太太就睜開眼了她發現自己身上的砍的口子都已經凝固了,當然都是比較淺的小口子,劃傷的傷口發現自己躺在一座橋的旁邊就是這種的柏油路橋,她躺在橋的邊上然後她自己就醒了,醒了之後她就問旁邊的環衛工人,現在幾點鐘了這是什麼地方環衛工人告訴她這個地方是哪兒哪兒哪兒跟她說了之後,她才發現她睡覺的橋這個地方距離家裏邊大概有30多里也就是說,這個老太太頭天晚上突然之間就拿起兩把菜刀,然後滿村莊的去攆她的老公,把她的老公攆跑了之後她把菜刀扔了之後,她自己走到了15公里外的一個城裏的橋下面,並且她還睡着了這個事兒她自己也感覺匪夷所思因為她從自己感覺自己發病開始,也就是說拿菜刀砍人開始到她走到這個橋,並且到第二天她清晨醒來之前的這段記憶呢是空白的。也就是說她完全想不起來她當時在做什麼所以說這個事兒老邪也感覺比較神奇,也算是一個未解之謎吧因為直到現在這個老太太至於當時是怎麼回事她仍舊還是不知道然後這個老太太就坐車回到自己的家裏從那之後,她就開始立香堂,開香堂之後她就開始正式出馬專門給別人看一些醫院看不了的毛病我們老家叫看癔病這個老太太她們家的香堂我以前去過一次,去過一次還是兩次(記不清了)我記得是一間小黑屋,特別黑這個小黑屋呢,它上面供着一個觀音,好像是觀音菩薩然後前面有個供桌,這個供桌上面放着一個香爐。
滿桌子都是一層香灰,香爐的香灰也全滿了在桌子上面還扔了好多錢當時呢咱們國內的錢還是藍色大團結,還有藍色的100元的,但是100很少基本上都是大團結,還有50元的滿桌子的錢然後這個老太太呢當時也說過,這個錢是我們孝敬菩薩的等菩薩孝敬完了我們才能使這個錢當時她是這麼說的小時候我就感覺她們這個出馬仙之類的比較神秘的確呢這種這種事兒呢很多人把它歸結為迷信一類但是老邪覺得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咱們不了解的東西不能完全完全把它歸結為迷信一類,因為這個東西有待於科學去解密這些東西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這個老太太她以後確實給別人看了好多的癔病,也就是說醫院根本就看不了的毛病到了老太太這裏她就能給人看好所以說這個事兒也是老邪比較好奇的,今天的故事就先給大家介紹到這裏,以後老邪會把這個老太太給別人看癔病的故事專門整理出來分享給大家我們今天就到這裏,好了,再見班花哥跟大家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