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部队】有多恐怖,他们对活人进行10种以上的特殊实验【小叶锐思】

也許你沒有聽說過731部隊,也不知道他是做什麼的,但接下來的事情肯定會讓你永遠的記住這個名字!他們在1935-1945,10年的時間裏用20多萬活人的生命,做了如下令人髮指,罄竹難書諸多實驗,他們將含有各種病毒的溶液注入被試驗者的靜脈內,觀察其病變過程;2.在嚴寒的冬季里,他們將被試驗者的手腳接受不同時間的冷凍然後將其插入冷水、溫水和開水中解凍,觀察其凍傷程度。3.
將被試驗者強行塞進密閉室內,注入各類毒氣進行實驗。4.他們將馬血注入人的動脈血管內,觀察血液的變化。5.
將被試驗者塞進密封室,真空使其窒息而死。6.將被試驗者肝、脾、胃摘除,手、腳互換,進行移植手術試驗。7.
在女性被試者身上進行梅毒傳染試驗。8.將被試驗者塞進坦克內,用火焰噴射器噴燒坦克,視察其性能。9.
用步槍或手槍射擊列成縱隊的被試驗者,觀察其穿透人體的性能。10.細菌炸彈實驗他們做上述實驗的測試目的是:觀察人在真空下的情況,人在不同氣壓下的情況人能忍受飢鋨的時間,人只食乾糧不喝水的存活時間,人只喝水不食乾糧的存活時間人吹熱風乾燥後所剩下的體重,血液代替品效果的觀察,人工受孕梅毒的傳染與治療我們一個一個的來介紹具體的實驗過程,如果看到這裏,你覺得痛苦殘忍那麼你可以走了,因為接下來的事情,看後讓人氣憤不止!「凍傷實驗」:在哈爾濱郊外零下二十幾度的低溫下(被迫)接受實驗的中國婦女被捆綁着,雙手裸露在空氣中,幾個日本兵不停地用瓢舀起冰水,澆在該婦女手上。
十幾小時後,這雙手凍得像石頭一樣硬,上面蓋了一層冰。回到室內後,日本人命令這名婦女把手浸泡在溫水中直到雙手軟軟地垂了下來。忽然,一個日本人使勁一捋將此婦女雙手的皮肉象脫手套一樣地脫了下來,整個肘部以上的雙手頓時變成了只殘留極少數肉絲的森森白骨。該婦女把雙手的白骨舉成戳向半空的姿勢,呆呆地看着,忽然撕心裂肺地慘叫起來。
「活體解剖」:一個中國小乞丐和日本小孩因玩皮球成了好朋友日本人授意讓日本小孩帶中國小乞丐進731大院,以食物誘騙等手段讓中國小乞丐接受「身體檢查」。中國小乞丐在脫光衣服時還露出了童稚的羞澀笑容上了手術台,麻醉完畢後,日本人熟練地將中國小乞丐開膛破腹把心臟、肝臟等器官逐一取出,浸入早已準備好的生理鹽水中那離開身體的心臟捧在日本人沾滿鮮血的手上時還在跳動手術完畢,日本小孩把中國小乞丐的殘骸斷肢推走焚化。低溫實驗日本人讓中國受害者把手伸入超低溫冰箱(也許零下一百度左右)進行速凍。完成後,中國受害者
取出雙手,看起來呈灰白色,上面結了一層霜完全不象是人類的肢體了。一個日本人用短棍敲打,就象打斷冰柱一樣把中國受害者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打落,發出清脆的聲音。中國受害者發出了絕望而恐怖的嚎叫旁觀的日本實習生有的也嚇得閉上了眼睛,隨即被喝令不許閉眼。高壓實驗將人關進一個密閉空間裏,利用空氣裝置不斷減少室內的空氣被實驗者逐漸感到頭暈眼花,身體內的壓力劇增,頭疼劇烈想呼喊卻無法發出聲音,被困者開始捶打或撕扯自己的身體最後記錄下來的結果是眼睛從眼眶裏蹦出,內臟炸裂,從肛門或者肚臍飛出來撒了一地還有的日軍為了取樂,用手術摘除中國受害者的胃和小腸把食道和大腸直接連接起來,讓該中國受害者不斷地吃東西,卻只能眼睜睜的餓死也僅僅是為了取樂而已,他們砍下中國受害者的手和腳然後用手術把手接在小腿上,把腳接在手臂上,還用「高明的醫術」把它們接活不進行任何麻醉,只是把中國受害者綁在手術台上,就開始進行活體解剖中國受害者越是痛苦地掙扎越是引起鬨堂大笑他們還把把中國受害者的血液全部抽干,然後向他的身體里注入馬的血液史料稱由此引起的劇烈的抽搐和痙攣「連幾個壯漢也壓制不住此時他們觀察人的表現,結果身體排異性明顯,全部死亡活人解剖
日本軍醫不僅用大量病菌在活人身上作實驗還要在實驗對象已經發病而尚未死亡的時候對他們進行活人解剖更有甚者,是把健康的人解剖後用來作標本。 石井病毒部隊成立後不久哈爾濱憲兵隊逮捕了兩名東北游擊隊員和一名朝鮮青年學生憲兵隊把他們押送到石井細菌部隊。為了研究跳蚤身上究竟是那種病毒在一天晚上,把其中一位抗日游擊隊員赤身裸體地綁在實驗室的木柱上在他大腿上注射了一針用老鼠身上的跳蚤磨製成的液汁。
19天後這位戰士便發燒到攝氏39.4度。石井又把他綁去,從他身上抽出一部分血液注射到另一個戰士身上。經過12天的潛伏期後,這個戰士的身體同樣也發燒了石井就對他活活地進行了身體解剖。解剖結果,證明跳蚤身上所含有的病毒是一種"定型性流行出血熱腎"。
石井四郎為了確認這種病毒能用來製造細菌武器就輪流地在朝鮮青年學生和一個戰士身上進行實驗,一個月後朝鮮青年學生和戰士已被折磨得不能動彈。 殘暴的日軍,為了搞到健康新鮮的標本,把一個年僅12歲的男孩活活地解剖了。原731部隊的一個隊員揭露說1943年,一個中國少年被嚴刑拷打後帶進了解剖室。他被扒光衣服小孩全身被消了毒,注射了麻醉劑,不一會失去了知覺日本軍醫一刀將他的腹部切開,"按腸、胰腺、肝、腎、胃的順序取出各種內臟經一一分理,呼、呼地扔進鐵桶里,再立刻把鐵桶里的臟器放入裝有福爾馬林的在玻璃容器內蓋好。
取出的內臟中,有的還在福爾馬林液里不停地抽動隨後,又從小孩的耳朵到鼻子這裏橫着切了一刀。頭皮切開後,然後就用鋸子鋸緊接着頭蓋骨被鋸成了三角形,也被掀開了。大腦露出時一個隊員用手伸進柔軟的保護膜,把腦子取了出來,立即放進裝有福爾馬林的容器中手術台上只留下少年的四肢和一具空殼身軀。"一個年幼的生命就這樣慘死在惡魔們的手術刀下了。
戰後一本描寫731部隊進行人體實驗的書中寫道為了驗證凍傷的治療方法,他們把戰俘的胳膊暴露在極度寒冷的天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