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節目 TV1316 急症仁心 (HD 粵語) (加拿大系列)

單憑藝術 怎判斷醜或美人生有祂 必定有真善美人生萬變 耶穌的愛永不變來到加拿大他面對文化衝擊小學裏全校沒有一個人會講廣東話所有朋友
就算是華人 都只懂英語課餘時間他要幫忙家裏的生意當時由我們開車他就把報紙運送去各商店他想當醫生 但先做了病人因為骨頭裏面有腫瘤別說能否進醫科能否走路還不知道過往的經歷令他更勝任目前的工作在別人最困難的時候能夠幫得上忙這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溫哥華位於卑詩省西南沿海地帶是加拿大西岸最大的港口城巿依山傍海 風景優美的溫哥華近年人口增長迅速據統計
包括列治文 本拿比素里等二十一個巿鎮所構成的「大溫哥華」地區人口超過二百三十萬在快速增長的人口中華人移民佔了相當大的比例郭慕堅 (Matthew)幼年時隨家人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如今 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急診醫生經常要救人或診治
都欠缺全面資料許多情況需要當機立斷不可以猶豫不決要做個決定 然後行動前幾天才有過一次很特別的經歷是去接姐姐飛機前頭的車子突然停下來我還有點氣他為何突然停車原來有一位女士在求救我過去看 那人是心臟病發倒在地上馬上為他進行心臟復甦 即時有幫助救護員隨後到達
幫助急救最後把他救活過來當然 很多工作都能夠實際地幫助人但尤其是作為急診醫生在別人最困難的時候 能夠幫得上忙這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作為醫生 郭慕堅的信念是救死扶傷但是
急診室緊張的工作環境長時間等待被照顧的病人還有辛苦忙碌的醫護人員以上每一個環節都不停考驗他面對壓力的能力急診室的環境 又緊張 又大壓力有時候也會發生誤會在加拿大 人人機會平等病得重的
有優先但有人來自不同的文化 是付費看病的他們要求服務好 要求輪候快被重視和妥善照顧有時因此而產生矛盾有時候病人會無理要求可能口出髒話 無理指責
不停漫罵有一位病人濫用急診服務 要多一點藥他經常來醫院 又醉酒記得有一次 郭慕堅對他嚴詞厲色那病人要這要那
慕堅只說「不」我第一次看見他這般嚴詞厲色看似很兇 其實不是他自知做得沒錯當我開始感到生氣時便知道要稍停 走開一下 要去禱告他有平易近人的一面亦有義正詞嚴的一面可能只是十秒鐘的禱告簡短地求神給我心平氣和下來這是很重要的有些個案
令人心酸三四十歲 正值壯年 便確診患癌癌病到了末期 子女還很年幼患者才跟郭慕堅差不多年紀我將壞消息通知病人
已經習以為常譬如「我驗出你患癌」或「恐怕令尊不久人世」這些人的情緒最需要照顧若就這樣宣告病情 難免冷漠但他會表達一份同情之心每一次值班 都先禱告求神要我記得 是來幫助病人不僅是診症
開處方做手術 照X光等等做得準確還要有一顆同情之心去幫助人有時因為壓力大 未必能夠堅持但我還是每一次值班之前禱告希望神加添我力量去這樣做郭慕堅很清楚 神要他當醫生但不是為賺取金錢而是要做服務人群的醫生榮耀神
造福人靠着他所相信的神慕堅有力量面對工作的壓力與挑戰他的信仰其實源自他的父母郭慕堅成長於一個基督化的家庭父母本來在香港的醫院工作但為了兒女的未來在 1983 年 移民到加拿大溫尼伯因為無法繼續醫療工作他們便改行
開始經營生意我們一家人都辛勤工作早上起來就開門營業尤其是當時經營食品雜貨店晚上要工作至十一二點鐘我就上學下課後或有一些課餘活動然後就到店裏幫忙我很清楚記得一件事情當時他很年幼躲在店裏的一張桌子下面睡覺因為我們到了一個新的地方因為是家庭式的生意 每人都要出力工作方面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崗位當時我們的店 是報紙的代理商要分派到溫尼伯的餐館和雜貨店等等我不會開車便負責把一捆捆的報紙每戶派送所以在溫尼伯唐人街的朋友及商戶都稱他為「『東方』小報童」「東方」是我們當時的店名當時其實也很快樂因為一家人辦各樣事情都非常齊心經營生意
可以全家一起努力打拚但學校教育與家庭觀念東西方不同文化帶來的衝擊就必須自己面對剛剛移民的時候小學裏全校沒有一個人會講廣東話所有朋友 就算是華人 都只懂英語有很特別的感受知道自己很不一樣例如我很喜歡踢足球但加拿大很少人踢足球便得改玩別的運動人人都玩曲棍球 所以我也玩曲棍球或者食物方面人人都帶三明治或意大利麵但我是帶中餐所以
一段時間以後還是要求父母給我帶三明治上學不想再帶飯了這些例子都令我想起當時很想融入本地社群從小就不用擔心他的學業工作亦如是 是一個很負責的孩子我們很自然地覺得這些事情他會處理得來後來才發現 他其實有很多困難我想不止發生在我們一家其他家庭也一樣父母要你不忘中文 記住是中國人記住講中文
這種種的張力另一方面 去上學 上班 體育運動我很想投身這個加拿大社會縱使這裏有多元文化但知道加拿大也偏重西方文化當時在溫尼伯較少華人的地區這種張力特別明顯感受得到在溫尼伯完成中小學郭慕堅被溫哥華的卑詩大學錄取攻讀生物化學離開家人
反而更加確定個人的信仰一直以來 在溫尼伯 在香港都有不同的導師和主日學老師幫助我在信仰裏成長但我覺得最重要是在大學裏大學時期 我獨自搬到溫哥華當時父母不在身旁在這裏
我去不去教會 沒有人知道是否真心相信耶穌 也沒有人知道當時是關鍵時刻我要不要做基督徒感謝神 當時把我帶到溫哥華一家很好的教會在大學校園
又有一個很好的小組也有好的團契 好的牧師我們四個男人成立了一個男士小組成立的當時 他唸大學第一年吧每星期都聚會藉此我們在主耶穌裏不斷有長進並且維持了很多年就在這樣的帶領之下因為當時家人不在反而認清這是我自己的信仰讀大學的四年期間郭慕堅對神的認識 越來越深正當他考慮報讀醫學院憧憬將來的時候一個意外令他對信仰和生命有更深的反思當晚我跟他在一起那天晚上在教會裏有「讚美敬拜夜」結束後正在收拾還記得郭慕堅當時站在台上有另一位朋友過來熱情摟抱他跳上他的後背便馬上聽到「啪」的一聲到了醫院
以為是骨折或是扭傷照了X光 證明我真的骨折了但導致骨折的原因是因為骨頭裏面有一個腫瘤當時正在報讀醫學院學士課程快要畢業 覺得前程錦繡不會去想生死的問題年輕人不會想這些那時發現腫瘤 會是患癌嗎會不會時日無多
走到盡頭呢這些思想不斷湧現特別記得骨折嚴重要動手術 被安排入住病房從來沒有住過醫院第一個晚上 同房的病人心臟病發他的心臟停頓了 醫療人員來搶救但救不活那時候
他感到不好過因為我們各人放下一切來照顧他故此不讓我們知道他內心感受但我們感到他的擔心 只能給他支援還記得當時妹妹剛誕下第二個女兒馬上停止哺育 從多倫多飛到溫哥華一起照顧弟弟家中各人都放下手頭一切他覺得是因為要照顧他而連累家人我感到他的心態是這樣所以很多事情他都不說出來手術以後 康復的過程差不多要半年原因是由於骨頭已經全碎裂最初想用別人捐贈的骨頭植骨但這樣癒合會有骨頭脆弱的問題但這樣的問題在於很骨頭很脆弱打石膏也沒用所以有六個月不能走動縱然如此
之後也不能肯定因為腫瘤有機會復發所以一直要覆診最初是每兩個月照一次X光然後相隔半年一次然後再減為每年照一次這樣經過五六年才可以確定這不是癌記得有一次在校園見他扶著拐杖我驚問他發生了甚麼事他解釋是膝蓋有腫瘤 幾乎喪命我吃了一驚當時感覺他在經歷人生的關口那是他的一段艱難日子首先作為一位年輕人 不能如常生活而且年紀輕輕 便患上意想不到的重病這件事情
對他也好 對我們也好驅使我們思考人生和方向這次經歷在我的心路歷程留下深刻的印象第一 人的生命確實掌握在神手中人們都想控制各樣事物其實有許多事情都控制不到都是神的帶領和恩典 使我們走下去想到這些情況改變了我對生命的看法當人落在一個境況
不知能否再走路前路便一片迷茫當時他正在忙着報考醫學院我感覺他滿懷希望又樂觀他知道前途在神的手中言談之間 我覺得幫助他走過來的是他的信仰生病的日子當然無法任意選擇我患病時 課程剛好完結 等待考試這樣我沒有缺課
只是錯過考試又剛好是聖誕假期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動手術和休養一月份回去補考 便完成了學位當年是拄著拐杖完成學士課程的而且所有醫學院的面試全是拄著拐杖去的可能是可憐我而被錄取的吧"English Bay" 又被稱為「第一沙灘」是溫哥華巿中心最受歡迎的海灘巿民喜歡到這裏划艇
跑步 騎腳踏車甚至在沙灘上曬太陽 享受悠閒的時光可是郭慕堅卻沒有太多悠閒時間在溫哥華讀完醫學院之後他去了多倫多當駐院實習醫生然後回到溫哥華擔任急診醫生過去的經歷 令他明白人生還有更多的事情
等待着他去做每一個人的生命都獨特神賜給我的生命是生於香港 去溫尼伯 再去溫哥華去多倫多之後 再返回溫哥華神賜給每個人獨有的經歷好去服務我們身處的社群現在每天還在尋問
我的獨有經歷神打算怎麼用 我要如何配合近幾年我留意到一件事情在多倫多時 有一位牧師特意每個月約見他這件事影響他 叫他生命更成熟令他有感要承傳這種師徒制度內心很重視對後輩的指導故此他特意打電話給像麥達德的年輕人也有是教會的在求學或在職的也好每個月約他們一起午飯不一定談甚麼重要話題只是大家交誼在職業和人際上提供指引
亦師亦友郭慕堅是我其中一位良師對我影響深遠我主要欣賞他的真誠我要做決定 他會給意見例如女友 家庭 工作方面甚至是人生大事他愛跟在困境中的人打交道對他們實話實說
不中聽也照樣講對他們的人生 講神的真理不管他們聽不聽 仍然陪着他們走每個人的煩惱都大致一樣都可能是工作 婚姻
家庭各方面都是司空見慣的煩惱關係惡劣 染上毒癮等等都不是加拿大土生華人才有的問題這正是我可以跟他們打交道的原因因為我明白他們的想法因為同一個問題他們的想法或是解決方案都會不一樣那些困境他有切身體驗 身為過來人又知道信仰如何幫他克服困境我深信他想把這經驗傳授給後來者在成長的過程中習慣於東方的家庭教育但又想融入西方的社會文化曾經令郭慕堅覺得被夾在兩種文化之間 是一種壓力但現在他卻認為這些壓力
已經轉化成為祝福我的想法 隨着時間改變了當初覺得東西方文化兩邊構成張力但漸漸明白這並非張力表面如此 實則是天賜的禮物我因此可以瞭解他們瞭解他們在工作學業各方面的歷程對他們能夠有瞭解便比較容易令他們明白和接受福音令他們明白 無論生命落在甚麼困境神都會幫助有一個比我年紀輕的朋友他問我的問題
多年前我也問過慕堅或是女友 或是工作 或是其他有他做我的師傅 我要照樣幫助後輩他給我的好意見
我要傳給年輕一代救死扶傷 是急診醫生的職責但不論在工作或生活上郭慕堅覺得更重要的是幫助安慰憂傷困惑的心靈帶領他們認識生命的主宰若你也想認識帶領郭慕堅的這位神歡迎致電「恩雨生命熱線」或登入「恩雨之聲」的網頁 聯絡我們我們很樂意與你分享更多基督信仰願神賜福你

シワをなくすにはどうしたらいいですか? 最高の7つの方法

しわは、皮膚の老化の兆候であり、この格好良い顔がしわから出てくるたびに、しわを空にし、ため息やヒスが次々と出てきます。皮膚のしわに対処するために、この種の女性の美しさと感情的な問題にさらに深刻な危険性があり、私たちは、額のしわ、川崎のライン...


皺の取り方は?

1.マッサージこの演習の範囲は、主に顔の中心に焦点を当てています。 消除皺紋と輪郭の引き締めに加えて、大きな毛穴の問題を改善し、小さな毛穴で肌の柔らかさと光沢を回復し、しわを取り除き、若さを取り戻す効果があります!毎日しつこくマッサージ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