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如牆壁斑駁 金鐘影后看人生下半場

我真的開始有點懂什麼叫做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不惑 其實充滿困惑我39 40離婚然後接着40歲之後我走上了我自己想要的路演了幾個我覺得很好的劇本也都是在後面的人生真的是所謂的下半場或者是進到另一個階段我才有機會去掌握那個角色台灣社會一直很害怕成長怕變老可是成熟這件事情是必然的如果你們都沒有看到一個比較理想的成熟的大人你怎麼會想長大就是完全停在青春最好因為我們就眷戀青春眷戀 大家都眷戀得不得了那一次是上曼娟老師的一個call
out因為《8號公園》我說我才不眷戀呢我說我好不容易從爛泥巴裏面爬出來了我說我開心得不得了因為我現在有比以前多的成熟跟理解事情的能力然後也多了包容就很多事情就其實也懂說人生的困難是什麼然後因為自己困難過所以對別人就 喔好啊其實只是需要時間就會走過衰老的過程是必然還有一個是被排擠比方說我們去巡迴演出一群年輕人在講話然後我就哎 你們在聊什麼就突然(沒人講話)我就自己走掉就被排擠的感覺他們想說老人家喜歡講道理吧或是愛說教啊可是道理是活出來不是講出來的所以為什麼我剛前面在講說如果我們前面沒有比較理想的大人那我們自己可不可以去當一個理想的大人我把我自己重新活成我要的樣子就是幽默感然後接受自己 不囉唆我不用在乎別人眼光所以你也不用在乎我怎麼看你所以我們可以各自活得很好我們反而會互相欣賞欣賞這種美那種美這種存活的狀態沒有一個理想的自己在外面等我是我現在就是一個理想的狀態一直往前走現在狀態就最適合我你說到50歲之後或者到現在之後會去想的一件事情因為時間真的好有限就像2018年走了好多人都是很多都是突然走所以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我自己是這樣覺得所以也不用怕怕也逃不了幹嘛呢
對不對那還不如就是反而好好在活的時候能夠全力以赴地去分享跟愛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