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病疫苗,早期实验笔记被公开,被揭开的两次失败案例

好 大家好我們開始上課了今天繼續來講《醫學有故事》的第 7 集這一集是關於巴斯德的最後一集了依然來自這本讀庫出品的《醫學大神》那麼上一集我們就說到由於狂犬疫苗的特殊性巴斯德不是要想辦法減弱病毒的毒性而是需要增強他要培養出最強的病毒來那麼巴斯德就找到了一個理想的培養基就是兔子用兔子來做次第接種傳播就能得到很強的病毒通常在一個星期里就能讓接種動物發病這樣的病毒當然不能直接給人或是動物接種巴斯德的想法是我們有了毒性最強的病毒這是我們需要的病毒類型但是在給人或是動物注射之前我們得先把它弱化不然不管是狗
還是人這麼強的病毒打進去那肯定是個死巴斯德的目標是要保持病毒類型不變只是要讓它本身的毒性弱化這裏用一個不是特別貼切的比喻我們可以這樣想 要把鋼刀變成鋼針而不是變成塑料針材料還必須是鋼只不過要縮小成針對人的傷害就會大大地減弱那麼該怎麼弱化呢饒是巴斯得如此出類拔萃的大腦這個難題仍然讓他幾乎兩年的時間中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接下來實驗就出現了一個戲劇性的突破故事的發生多少有一點偷窺的意思到了 1880 年的時候巴斯德已經是年近花甲了他已經很少親自動手做實驗了而只是設計實驗然後讓弟子們去操作有一次他到實驗室查看實驗進度的時候在大弟子埃米爾·魯的工作枱上就看到了幾個結構奇特的瓶子瓶子的上面有瓶口然後靠近底部的側面也開了一個口瓶子的裏面有一根兔子的脊神經用細繩懸掛在堵塞瓶口的棉花上巴斯德之前沒有聽埃米爾·魯說過有這樣的瓶子本來不知道這是幹什麼用的但是以巴斯德對減毒技術的熟練他立即就猜到了埃米爾這個做法的意圖兩個開口只要用棉花鬆鬆地捂着這樣就能避免外界微生物的污染但空氣仍然能流通瓶子裏的水汽仍然能蒸發這就能讓兔子的神經組織儘量的乾燥而通風乾燥這是巴斯德之前沒有想到的做法但是直覺就讓他知道魯的這個做法很有可能就是一個關鍵第二天他就指示另一個弟子也就是他的侄兒盧瓦爾按照這個做法嘗試減毒效果確實非常的好那麼這就是最後定型的減毒法後來巴斯德一直都用這種技術來製作疫苗講到這裏我要插一句根據本書的這個作者朱石生老師的考證他認為跟杜桑事件類似巴斯德又一次做了不怎麼高尚的事情他一輩子沒有跟人說過自己用這種方法減毒是受到了埃米爾·魯的啟發多年之後盧瓦爾才在自己的回憶錄裏頭提到了這件事情現在醫學界就把這種結構的瓶子叫做
魯氏瓶這也算是給了埃米爾·魯應得的一份榮譽好 我們繼續說回來這個乾燥懸掛減毒法不僅有效還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帶毒的脊神經的毒性跟乾燥懸掛的時間它成反比就是說懸掛的時間越長脊神經的毒性也就越弱那這個特點為什麼那麼重要因為巴斯德可以通過調整懸掛時間來製作毒性強烈不同的疫苗他需要這種遞進的毒性烈度因為他知道自己用的是毒性強化到頂峰的病毒這樣的病毒還是太猛烈 必須要小心從事他打算採取的是循序漸進的辦法開始先用毒性最弱的疫苗做接種第二天再用毒性稍微強一些的疫苗然後第 3
天 第 4 天
連續 12 天慢慢過渡到最強的疫苗這是他探索出來的最安全有效的接種方法這種分階段接種方法到現在我們還在使用巴斯德前後安排了 50
條狗來做實驗這種實驗需要幾個星期才能看到結果不過效果卻正在出現為了探索最多能拖延多久才接受接種巴斯德就安排了不同的等待時間最長的一次是 8 天就是說先用頂級烈度的病毒感染實驗狗等 8
天過去才開始做疫苗接種到目前為止 有 11 條狗經歷了苛刻的挑戰雖然是被最毒的病毒感染但是接受接種之後卻都一直活得很好那麼下一步要做什麼呢跟霍亂和炭疽疫苗不一樣巴斯德研製狂犬疫苗目的並不是要拯救狗他是要用來救人的那麼當然就需要在人的身上試用這種疫苗不過這可不是一件可以輕鬆做決定的事情人體實驗比動物實驗的門檻那是要高得多了要是自己研製的疫苗有某種特殊反應在動物身上看不出來但是用到人身上才會發生作用那麼誰都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弄不好就是一場人命事故可是研究到了這個地步動物實驗也已經看到這樣的接種確實能夠讓實驗狗抵受最強的狂犬病毒液的攻擊這是一種很有希望制伏狂犬病的技術如果沒有這些成功的動物實驗看到狂犬病人死亡誰都不會有額外的感傷畢竟千百年來大家都知道人患上狂犬病那是必死無疑的可是一旦知道了自己研製的疫苗很有可能挽救一個狂犬病人的生命巴斯德就再也無法無動於衷地看着一個狂犬病人死去了所以他必須要做人體實驗巴斯德也真的做了而且他早期做的那些實驗比他在世時願意承認的要多一些或許是出於技術保密的考慮或許也有為尊者隱的意圖巴黎的巴斯德研究院一直就把巴斯德的實驗筆記作為私產嚴密地保護着直到上世紀
90 年代才允許傳記作者來查看那個時候距巴斯德去世都已經 100 多年了這些筆記的公開就讓我們知道那個著名的
9 歲男孩梅斯特並不是巴斯德的第一個人體實驗對象在那之前他已經有過兩次不成功的嘗試第一次是一位 61 歲的男子巴斯德取得醫院的同意給這位被瘋狗咬傷的男子開始注射疫苗但是卻只注射了一次醫院就讓巴斯德停止了治療因為醫院請示了當時的公共救濟事業局這個就是巴黎當時的衛生管理部門那結果就是救濟局官員擔心這樣的治療有風險不允許繼續進行那位病人後來怎樣了
巴斯德不知道醫院根據私隱條例也沒有向巴斯德提供後續的報道第二次是一位十多歲的女孩瘋狗咬傷的部位是在面頰上咬傷六個星期之後家長才把孩子送到另一家醫院醫院就聯繫到了巴斯德請他嘗試他的疫苗治療只是這位女孩被瘋狗咬傷的地方太靠近大腦六個星期已經足夠讓狂犬病毒深入到中樞神經了所以巴斯德只來得及注射第一針疫苗第二天早上這位小姑娘就去世了真正為世人熟知的著名的案例發生在 1885 年的 7
月 6 日有一位鄉村農婦把一個九歲的男孩帶到了巴斯德的家裏這就是在所有的巴斯德傳記里佔據醒目位置的那個小男孩梅斯特他的全名叫約瑟夫・梅斯特一個麵包房夥計的兒子小男孩前一天就被一條狂野的狗咬傷了巴斯德就給孩子檢查了傷情他的身上一共有十四處傷口根據孩子母親的描述如果不是一位在附近工作的泥瓦工及時趕到用鐵棍把狗打死這個孩子當時就會被整個撕碎這麼慘烈的情形不會有人懷疑那是一條瘋狗被瘋狗這樣多處咬傷如果聽之任之這個孩子是沒有活命的希望的另一方面孩子是昨天被咬傷的接觸病原之後還不到 48
個小時咬傷部位是在遠離大腦的手臂和腿如果現在開始接種疫苗那麼這樣的病例應該是屬於那種非常有希望看到好結果的而且這裏還有一個對巴斯德實施接種有利的條件就是不知道是因為魯莽無知還是因為對巴斯德的個人崇拜這位從鄉村來到巴黎的母親不是帶孩子到醫院去而是直接來到了巴斯德的家裏他知道如果在自己家裏給孩子接種疫苗那麼就不會有什麼上級發來指令強行中斷治療可是巴斯德 畢竟他不是醫生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沒有行醫執照他的家也不是醫療機構所以也就沒有相應的急救設施在家裏給病人實施治療其實是很冒險的假設家屬自己有這個意向為了不受干擾而主動要求在家治療而且不介意巴斯德的行醫資格那即使這樣巴斯德依然他有顧慮畢竟他只在11條狗身上看到成功而人體試驗是一次都沒有能完成更不要說什麼成功率了那以這樣的底子值得冒這樣的險嗎梅斯特的媽媽雖然沒有念過書但是這件事情的脈絡她是看得相當的明白她對巴斯德說人給瘋狗咬了 那就只能等死 這誰都知道我聽人說就您這兒有可能有辦法指不定還能救孩子我願意試一試出事我不怪您您就給我試試看吧巴斯德心裏就明白孩子媽媽說的沒有錯被瘋狗這麼嚴重咬傷的人大家都知道是必死無疑的而如果試試這種已經在實驗動物身上初步證明有效的疫苗這個孩子或許還真的有一線的生還的希望但是巴斯德畢竟沒有行醫執照自己不好在家裏做這種牽扯到人的醫療決定於是他就從法國醫學會請來了一位兒科醫生沃爾平和一位神經科醫生格蘭歇爾跟他們諮詢
這個實驗是不是能夠考慮兩位醫生的意見還出奇的一致他們都認為這個孩子如果不接種疫苗那是難逃一死的接種或許還有一線生還的希望沃爾平還是官方狂犬病管理委員會的成員所以他的支持不僅僅是代表專業醫生也可以算是代表官方的一種意見格蘭歇爾既是兒科權威在微生物學研究方面也很有造詣那有這樣兩位關鍵人物的支持巴斯德就覺得有底了 那就試試吧好 我們上個小廣告 廣告之後見1885
年 7 月 6
日的晚上 8 點巴斯德就把用減毒的兔子脊髓製作的乳濁液交給了格蘭歇爾 讓格蘭歇爾給梅斯特接種這就是醫學史上令人難忘的時刻之一一般講醫學史的書籍都不會忘記這個時刻從梅斯特被咬傷到開始治療這中間經過了
60 個小時也就是兩天半的時間即使按照當年的這個相對寬鬆的標準11 次成功的動物實驗仍然不能夠算是很強有力的有效證據巴斯德給梅斯特嘗試疫苗在一定程度上還是一種賭博不過這一次他賭對了連續十天逐漸增加毒性的接種之後梅斯特的情況穩定 沒有任何狂犬病的跡象狗咬的傷口也逐漸地癒合了三個月之後醫生複查的意見是完全脫離危險梅斯特平安回家
後來一直活到了 64 歲在醫療文獻中梅斯特是最著名的治療案例因為他是作為首次成功案例進入史冊的不過在巴黎的媒體里巴斯德治療過的病人 最著名的不是梅斯特而是一個叫做朱皮爾的孩子原因跟醫學無關
跟媒體的營銷口味有關這個朱皮爾被瘋狗咬傷是為了保護別人這樣的故事當然就能讓一大批的記者奮筆謳歌這個故事是這樣的從巴黎往東南走 150 公里有個叫做維勒法爾戈的小鄉村在 1885
年的 9 月 14
日15 歲的朱皮爾和另外 5 個孩子在村邊的草場上放羊沒想到樹林裏忽然就竄出一條口角流涎的野狗齜着牙就朝他們衝過來朱皮爾他沒有轉身奔逃他拿起牧羊鞭迎上去把其他
5 個孩子擋在身後野狗當然是非常的兇猛但是朱皮爾奮力就把野狗壓在了身下用羊鞭把狗嘴套牢然後脫下一隻木屐 就把野狗這麼給打死了不幸的是到這個時候他的身上已經有多處被咬傷有些地方的傷口還深可見骨維勒法爾戈的村長跟巴斯德有一面之交他知道這個巴斯德正在研究狂犬疫苗於是他就連忙寫了一封求救信讓早班郵車送到了巴黎巴斯德收到這封信一看之下火速就寫了一封回信正好就趕上當晚返回的郵車巴斯德在這封回信中就說我的疫苗在人身上的成功案例還不多但是我的動物實驗中曾經有過染毒 8
天仍能救活的案例郵車路上需要走兩天朱皮爾如果見信立刻動身的話那麼到我這裏是咬傷之後的第 6 天還是有可能有治癒的希望的朱皮爾可能是家裏貧寒我知道鎮政府會為他提供旅費我這裏可以在實驗室的大樓為他安排一間房間作為住宿之地 治療費用我全免巴斯德的這封回信寫出去以後沒過多久朱皮爾就來了朱皮爾是在
9 月 20 日開始了接種治療到了
10 月底就完全康復了沒有留下任何的後遺症或許是有感於朱皮爾捨己救人的俠義也或許是順便製造一些宣傳效果朱皮爾康復之後巴斯德就為朱皮爾做了幾件超出醫學範疇的事情巴斯德是當時法蘭西研究院的院士他就成功地說服了研究院給了朱皮爾頒發了 1000 法郎的獎金你們知道這
1000 法郎是多少嗎在當時一個廚房女傭一個月的薪酬大約也就是 45 法郎而已你自己可以算一下
這 1000 法郎是多少然後法國的慈善家蒙蒂翁還設立了一個基金每年由法蘭西研究院給適合人選頒發文學獎和道德獎在物色下一屆候選人的時候巴斯德成功地說服研究院為朱皮爾爭取到了蒙蒂翁道德獎後來成立了巴斯德研究院巴斯德就讓朱皮爾做了研究院的看門人這個朱皮爾的故事情節震撼少年俠義更是彌足珍貴感動了全法國就有雕塑家為他製作了一座青銅像歌頌他的英勇事跡那這尊青銅像到現在還佇立在巴黎的巴斯德研究院裏朱皮爾畢生的最高職稱是巴斯德研究院的看門人但是他卻能在研究院裏有一座青銅像這個放眼全球能享受這種待遇的看門人恐怕也是前無古人 後無來者了當然更讓媒體激動的是巴斯德本尊沒錯
這不是巴斯德的第一個疫苗在那之前 他已經研製出了兩種疫苗但是都只是用在動物身上的而狂犬病疫苗拯救的那可是人類媒體或許不知道人工培養疫苗的意義有多重大但是媒體知道 這個狂犬病它有多可怕而這個巴斯德 他居然能夠降服狂犬病這可了不得
所以全巴黎 全法國 俄國甚至大洋對岸的美國世界各地的病人就紛至沓來都是因為被瘋狗咬傷實驗室大樓里騰出的空房間都不夠用了巴斯德只好就專門成立了一個診所給前來求救的病人接種狂犬疫苗第一年他們就給 1235
位患者接種了狂犬疫苗再後來病人是越來越多倉促建立的診所都已經招架不住了巴斯德需要更大的空間來為病人提供治療同時繼續研究 改進治療方案那麼這些都需要資金但是巴斯德他不想受控於政府所以他就堅決拒絕了政府提出的撥款動議他只打算在民間來籌款而以他的聲望 以狂犬病疫苗的聲望籌集資金進展得相當順利善款那是不斷湧來捐款人有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俄國的沙皇居然都捐助了近 10
萬法郎而巴黎的一位警察捐助了 1 法郎連一個偷獵者都捐獻了半個法郎你可見當時這個捐款的盛況巴斯德就在郊區購買了一塊地皮建立了巴斯德研究院開業那天新大樓上掛滿了象徵法國國旗的三色綵帶喧鬧的氣氛給一向冷清的郊區帶來了生機這裏我還要穿插一個有趣的小故事這個街道的對面有一家小客棧全店只有一間風霜掩面的小木屋平素那是生意清淡但是巴斯德研究院一開業這個客棧老闆就心思靈動立刻給自己的小店換上了新的匾額上面寫着 巴斯德研究院大飯店門前的廣告牌上面還歪歪斜斜地寫着為所有前來接受狂犬病治療的人們提供食宿這個老闆知道
這個研究院會給他帶來生意但是他也知道前來參加開業典禮的那些王子和公爵是不可能到他的店裏來住的所以他的廣告牌也是定向明確只打算招攬前來求醫的病人們狂犬疫苗的研製成功就讓巴斯德的事業達到了頂峰那麼巴斯德後來還研製了什麼疫苗嗎很可惜 沒有了 因為歲月不饒人但是他的疫苗研究方法就像是一道公式有了這個公式就可以應用到其他各種致病微生物上就從那一年開始經過世界各國科學家的努力一個又一個疫苗被開發出來到現在為止已經有超過 30
種傳染病可以通過疫苗接種來預防說疫苗是人類最偉大的醫學成就那也一點都不為過在這裏我也很期待我們這次新冠肺炎的疫苗能夠早日取得成功不過我們也要知道研究疫苗是一個嚴肅的科學過程它要經歷非常多繁瑣複雜的過程時間是不可能太短的我們千萬也不能操之過急在沒有疫苗之前全世界每年都有上千萬人因為傳染病而死去我們如今擔心癌症 擔心高血壓 擔心冠心病其實這些疾病在 19
世紀之前在醫院的病人中它只能佔一個零頭那時超過百分之六七十的病人都是因為傳染病而死亡的我這裏還是說的日常情況如果遇到那種傳染病大流行一次流行輕易就可以滅掉當地人口的三分之一一點都不誇張現在我們之所以改為擔心像癌症 高血壓和冠心病這類是因為這些其實都跟年齡有關它們其實都是一種老年病這是因為人類不再因為傳染病而早早地死亡才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有機會患上這些老年病抗菌素髮現之前歐洲的感染性疾病的死亡率就已經大幅度地下降了除了衛生習慣的改進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疫苗的出現而這一業績得以實現關鍵在於人類意識到疫苗是可以用人工方法從天然毒物里培養出來的而做出這一關鍵貢獻的正是巴斯德這足以讓他在人類的醫學史上不朽有一些科學史的研究者對巴斯德的人品有一些微辭比如他沒有給杜桑和埃米爾·魯應有的榮譽就這兩件事情來說巴斯德可以更坦蕩一些不過舉世公認巴斯德的研究成果給醫學科學帶來了一系列革命性的變化由此產生的新理論和新技術受益人何止千百萬他的功績當得起造福人類這四個字好了 那巴斯德的故事就全部給您講完了從下期開始我要給大家繼續來講一講埃爾利希和現代藥物研發讓我們一起去看一看現代藥物是從什麼時候 又是怎樣開啟的好
下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