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韩存储器战争|日本半导体行业60年兴衰史:崛起、鼎盛、衰落和转型|美日韩的存储器战争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启示|上世纪日本半导体成功转型的关键

大家好我是鵬探長今天想和大家聊聊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美日韓在存儲器科技領域的戰爭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崛起、鼎盛、衰落和轉型以及對中國半導體產業有何啟發?1945年8月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任命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為駐日盟軍最高司令日本無條件投降後麥克阿瑟的主要工作就是全方位改造日本拆解日本財團,同時利用日本的企業大量生產收音機好讓所有的日本人都能感受到「美國的友好」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了詭異的情況日本企業生產的收音機良品率極低,作為戰勝國很難理解一個強大的對手目前的工業水平已經無法順利的生產收音機,在這個角度也可以看到當時日本被摧毀到了什麼程度日本製造一度成為了劣質的代名詞無奈之下為了工作需要麥克阿瑟請來了著名的質量管理大師美國人愛德華茲戴明博士戴明博士來到日本後推出了質量管理14法通過科學的方法讓日本的工業品重建了質量管理流程在戴明的帶領下日本企業創造了全球企業都羨慕的質量管理方法日本企業開始建立起了高品質的口碑1951年日本設立「戴明質量獎」這不僅僅是為了肯定戴明的傑出貢獻更是日本人的工匠精神的圖騰對質量的絕對要求成為日本產業界的靈魂支柱這是日本之後面臨幾乎所有產業選擇時的底層邏輯1953年索尼的創始人盛田昭夫從美國帶回了電晶體專利這種全新的技術讓日本看到了快速崛起的希望興奮的日本人很清楚自己在製造以及產品質量上的優勢此後的20年在日本政府實行的貿易保護政策的幫助下日本的半導體產品以摧枯拉朽之勢走向全世界疊加日本強大的質量管理優勢以及成本優勢日本半導體迅速崛起日本半導體產品開始擠佔美國的市場直接導致美國對日本的貿易逆差不斷擴大這讓美國無法接受美國開始了對日本的第一次反制美國暫停對日本的技術支持讓日本半導體產業出現了瞬間的休克日本政府為了扭轉局面日本政府在1976年到1980年的五年間發佈了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研究計劃聯合日本半導體巨頭NEC等成立研究聯盟核心研究領域集中在計算機超大規模集成電路以及電子元器件這時日本開始第一次涉足基礎研究這項計劃歷時五年日本共獲得了約一千件專利包括一些基礎科學專利逐漸在物理化學等基礎學科領域也有了自己的沉澱到了1985年與美國相比日本在機電一體化計算機硬件高精度精密加工超大規模集成電路領域都開始出現優勢美國開始發現日本在很多技術領域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核心技術1985年前後日本的集成電路產品已經佔到美國市場的30%最尖端半導體產品佔到90%與此同時日本半導體產業規模迅速膨脹到了1992年日本用於出口的半導體比重從1975年的5%快速膨脹到了45%美國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和威脅日本的成功,除了源於堅持已久的工匠精神源於對產品質量的苛刻追求更來自於對基礎科學的研究通過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研究計劃日本對基礎科學領域開始重視和覺醒後來成為了日本能夠在面臨毀滅性的打擊下成功轉型的關鍵接下來我們來說一下韓國政府韓國政府對高科技也有自己的想法1982年韓國政府出台了國內的半導體產業扶持計劃該計劃實施時間為六年在此期間半導體作為戰略研究產業得到了政府的積極支持韓國政府為此投入了3.6億美金的貸款而民間跳動的投資資金更是超過了20億美金1986年韓國政府又開始實施超大規模集成電路技術共同開發計劃在實施過程中民間以研發為主政府以投資為主研究領域主要集中在DRAM上當時對於半導體最主要的產品就是DRAM這主要是因為在1971年英特爾研發的通用型MPU又讓DRAM的需求快速釋放此後的五年間英特爾靠着DRAM獲得了巨大的利潤直到日本的超大規模集成電路計劃日本在DRAM領域開始快速趕超到了1981年年底日本已經取代了美國成為DRAM領域的第一大供應國而這種產業的超越讓韓國人看到了騰飛的可能性DRAM本身的關鍵並不在於設計也不在於技術的領先而在於穩定性這其實是日本人最擅長的領域這種產業的特點也非常適合韓國的財閥企業結構於是在1984年到1986年的三年間包括日本英特爾韓國同時湧入市場讓DRAM的價格從每片4美元暴跌到每片0.3美元而這時的三星生產成本是1.3美元這意味着沒生產一片就要虧損1美元此時日本電氣NEC開始大幅減產面對這種極度惡劣的競爭環境最終英特爾推出了DRAM市場,DRAM市場上基本只剩下日本財閥和韓國財閥混戰面對NEC的收縮三星選擇了逆周期投資瘋狂擴大產能同時開發更大容量的DRAM三星如果無法擊垮日本對手將面以數以億計的損失三星這個新興財團將會直接被KO到1986年年底三星的DRAM業務已經虧損超過三億美金而且根本看不到扭轉的可能但是最終三星賭贏了通過這三年的逆周期投資最終三星不僅實現了財務上的好轉賺到了真金白銀同時也在NEC收縮的同時,擴大產能迅速擴大自己的市場份額三星的逆周期投資是一場玩命的豪賭賭的不僅僅是產業機會更是企業家的信念甚至賭的是國家意志對於當時韓國的國力來說這種狂熱投資的背後是韓國政府的大力支持對於正常的市場化競爭來說除非在技術領域有壓倒性的優勢讓這個生意能夠盈利並且實現自我循環否則很難承受這種大規模、重資產的產業衝擊甚至可以想像如果當年韓國賭輸了後果不堪設想為了將整個國家的產業結構轉向高科技產業韓國已經放棄了眾多的傳統產業韓國這種方式根本無法打持久戰沒有後方的支撐和豐富的資源要麼在DRAM戰爭中勝利要麼陷在中等收入陷阱中無法自拔說完韓國接下來說一下美國方面面對日本NEC東芝日立等半導體公司的競爭美國產業界產生了極大的不滿客觀上說日本依靠關稅壁壘的做法有待商榷但是話又說回來和當時的美國在半導體產業競爭沒有國家的支持和關稅的優勢確實沒有什麼獲勝的概率當時即使製造強如日本在綜合能力上還是差美國N個階段所以我們總是看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對美國半導體產業的超越實際上是以美元計價的市場和製造的超越例如更大容量的存儲器但這並非綜合實力的超越在基礎科學研究領域美國依然保持着對日本的絕對領先存儲器領域的設計和技術基礎依然來源於美國此後美國對日本的301調查就充分說明了基礎基礎領域中源於美國的技術佔比依然是絕大部分在產業界和軍方的推動下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指責日本在半導體領域存在市場准入障礙向美國政府提出制裁日本半導體產業的要求接下來的手段我們現在非常熟悉首先美國政府用301調查,對日本展開貿易和技術調查接下來1986年日本和美國就半導體相關的問題展開談判簽訂了日美半導體協議這個協議的要求非常直接。第一點,加大從美國進口半導體產品在第二次的協議中直接規定了美國半導體的規模應該占日本國內市場份額的20%降低日本半導體在美國的份額規定的產品的成本要求價格不能低於成本當然這個成本不是有日本說了算而是由美國說了算第三點,強化知識產權保護這一項主要是針對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日美半導體協議一共執行了十年分為兩個協議期第一個協議期是從1986年到1991年第二個協議期是從1991年到1996年,在第二個五年由於美國的半導體產品實在競爭力一般20%的份額比例一直沒有達到美國認為日本應該遵守協議。怎麼遵守呢?
強迫日本產業界購買美國的產品嗎?大家是不是感覺有點特朗普穿越時空的感覺美國的壓制非常有效明碼標價的壓制日本的核心戰略同時在外圍,美國扶持韓國同日本展開巨大的資金消耗戰爭在簽署協議的1986年,DRAM的價格就開始回升韓國開始止血但是當時韓國在技術上並沒有趕上日本和美國當然這正是美國的陽謀日本半導體協議的簽訂逼迫日本企業縮小產能這就直接扭轉了DRAM的產能預期加上三星的持續產能投入三星的半導體業務在1988年就實現了盈利在美國的大力支持下加上持續的投資三星1992年率先推出了全球首個64兆的DRAM完成了對日本電器NEC的超越此後在2008年,三星再一次逆周期投資擴大產能整個行業虧損加劇金融危機疊加業務虧損的擴大這直接導致了後來德國夢琪達,日本爾必達宣告破產此後美國的存儲巨頭美光收購了爾必達日本最後的一點半導體火種熄滅了最後韓國的三星+SK海力士獲取了DRAM市場的75%的份額美光拿走了20%美國主導的存儲器戰爭,以美國的大獲全勝而告終一方面通過了自己的制裁和手段壓制日本另一方面夥同韓國以及韓國財閥通過非市場化的手段將日本的DRAM產業從半導體領域中徹底剔除最終美國超額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務順帶拿走了日本的最後的一點火種——爾必達在處理日本的時候英特爾也在處理器領域有了長足的進步80386處理器1985年推出1992年十月英特爾正式發佈奔騰系列處理器人類正式進入奔騰時代不得不說美國手段十分高明美國把日本困在DRAM領域扶持了另外一個DRAM領域的對手,自己卻轉向了更高技術含量的CPU同時日本半導體在上世紀九十年代被擊潰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產業過於集中除了DRAM,日本沒有其他陣地可以作為戰略迂迴,前面提到的DRAM的核心並不是很高精尖的技術,設計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穩定,這個對於人力成本產業轉化政府投資的支持要求非常高這並不是日本的擅長因為日本更擅長品質管理高精度製造以及基礎科學的研究後來日本經濟產業省提出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努力方向包括降低成本將戰略重點轉向上游設計和金屬材料的研發等然而為時已晚日本經過最後的評估放棄了處理器的設計集中精力在最為基礎的科學領域半導體材料和設備進行精專這也是一種無奈之下的選擇再回首看一下中國中國的半導體產業面臨着日本曾經的處境但是我們和日本相比有更多的選擇中國的半導體產業雖然沒有任何一個領域有非常強的優勢但是我們有半導體行業最全的產業鏈我們的半導體產業對抗美國的核心思路,應該是拉長戰線、以空間換時間最終實現彎道超車OK,今天的視頻到此結束下一階段我會給大家帶來:半導體行業的未來發展趨勢感興趣的小夥伴記得訂閱、點讚、關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