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文宣只餘下紙痕 是否也能搣走緊守的信念?|大角咀●壹碗壹碟

由紋身一刻開始已經不想太多了打算做到最後一刻支持到最後一刻不論發生何事也要繼續做下去餐廳的名物瑞士雞翼瑞士汁是我們師傅廿多年經驗去熬製出來我自己開店這麼久每一天也會吃的是手工韮菜餃餃子是每天新鮮包的我們會選擇多放一些菜令到餃子本身的香味更濃郁餃子皮也很講究用四方雲吞黃皮去包炸出來會更香脆大家好 是否發現旁白變難聽了?沒有辦法 現實太過殘酷我們回到正題打開YOUTUBE 打開FACEBOOK你不難發現各種FOODIE
KOL帶你去食教你搵食有人說香港人喜歡吃,亦懂得吃但其實對飲食的熱情亦都隱藏對生活的失望因為飲飲食食從來也是不理世事的港豬標籤之一這一年來,不少人特地每日揀飲擇食講消費黃店當是抗爭方法是否代表我們和港豬已經有所分別呢港豬是你會繼續坐地鐵港豬是你會繼續食藍店港豬是不會選擇,想去就去或者我用兩個字去分別港豬是沒有堅持有沒有堅持做一件事,就是港豬與普通人的分別其實人要生活,就已經要飲飲食食如果不吃又如何生存但飲飲食食的同時究竟有否為你堅持的信念去努力行走的方向是否能幫助你想幫的地方你是否在幫助維護整個經濟圈如果是的話飲食也可以支持整個經濟圈在你的生活可以支持整個抗爭為何不這樣做呢不論是否港豬也好香港搵食艱難是不爭的事實如果我沒有猜錯最近在用的軟件已經消失想要搵食除了靠記憶就是光顧貼滿了文宣的黃店不過文宣是甚麼?一張紙加入黃色經濟圈的入場券?為何會引來這麼多人將文宣貼滿店內?我覺得文宣是一個也是抗爭的一種也是令我們保持信念的途徑我很記得曾經在報導中看到一些大年紀的平時你不會覺得他會上Twitter或Facebook的老人家其實他們也會很用心閱讀文宣不如用一個比喻文宣是抗爭的燃料是一種精神上的燃料黃店、食肆是帶給你生理上所需你要進食才能有氣力抗爭其實兩件事要並存,認真說是缺一不可當他們看到感受到的時候信念還會存在但當全香港全世界,一張文宣也不存在或者看不到任何關於文宣的東西甚至抗爭歌曲也不會出來的時候究竟沒有燃料的情況下火焰還能燒多久真的不知道直至今時今日能夠堅持放文宣的店我相信不可能單純為了生意我相信認識我的人也知道我可能一個月印刷的文宣量是上萬計可能我印過萬張,可能是數萬甚至我有一個月印過十萬如果我是為了生意的話我應該在蝕錢其實沒有了自由其實已經我覺得不再算是香港人其實很擔心一件事就是因為這件事,很多人的選擇很多人的取態會否再次成為綿羊逆來順受倒退變回之前呢?
這是我的擔心你問會否擔心被捕各樣其實很多很多很多手足很多很多很多為我們抗爭的小朋友也已經被捕我們有沒有資格去害怕呢?我想大家也明白即使老闆付出多少錢印多少文宣能否保持信念這個問題最後只能問我們自己文宣去到最後也不過是一張紙而已可能你不會因此而抗爭成功但倒過來說一間如果習慣了放文宣的店突然將所有文宣收起不再派不再做了這不就是白色恐怖嗎如果他要以不同手段剝奪你的自由我相信放不放文宣也是一樣只要他想就可以濫捕問題不在於你做了甚麼問題在於他想或不想退卻我覺得已經沒有可能安全所有事情在社交媒體已經有紀錄根本上又有人臉辨識可能又有其他追蹤方法究竟退到哪裏才能安全如果說由去年到現在我們失去最多的不是自由,不是民主應該是安全你終於發現你所長大的城市沒有你想像中安全沒有黃店的時候吃飯聊天也要減低音量如果發生意外報警未必能有公義你可能會因為信念或政見而得到截然不同的待遇香港失去得最徹底的就是這種令人安心的感覺正正是因為有一班人接受不到這種勢力入侵你好很喜歡的香港所以才會挺身而出是很蠢但世上哪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印的時候其實已經知道國安法將要來臨很多很多的掣肘正要來臨不知道是否最後一批希望可以繼續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