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冤昭雪,公平公正的新加坡出现富豪,女佣的冤案,正义律师,法官PK樟宜机场主席,新加坡小张

外籍女傭在新加坡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新加坡全國有564萬人大概有24萬女傭算下來平均每4-5戶家庭中就有一戶僱傭女傭他們主要來自菲律賓,印尼,緬甸背井離鄉,在新加坡賺取每月500-700新幣的薪水新幣對人民幣接近1比5但是 新加坡一位人氣很旺的公司高管最近被新加坡網友圍攻為富不仁無情無義,一個百萬年薪的人為難一個月薪600的女傭這件事情一發生,搞得新加坡內政部長尚穆根以及著名投資機構淡馬錫控股的總裁都出來表態不過 這次故事的主角身份還真有些特殊主人公的名字叫做廖文良他前後擔任過新加坡樟宜機場集團主席盛裕集團主席新加坡凱德集團創始總裁淡馬錫控股高級顧問等等他可以說在,執掌新加坡國家經濟命脈的大公司裏面前前後後擔任過領導而他究竟做了什麼事讓我們一看究竟在新加坡很多中產階級家庭都會聘請外籍女傭幫忙打掃家務,照顧家裏的老小那些住在別墅里的家庭甚至還會請兩個女傭一起打理家務事一般人可能覺得給高收入家庭工作應該是待遇優厚人人羨慕不過通過,這個事看來,有錢人家的工作也並不那麼好幹這個富豪家的女傭,來自印度尼西亞名字叫做芭蒂.莉雅妮今年50歲在他家幹了快八年在快要結束僱傭關係的時候他突然被指控偷竊偷了價值超過30000新幣的財物約15萬人民幣女傭芭蒂也因為官司纏身四年最後因盜竊罪被判了坐牢26個月但是,最近幾天案件出現了「大反轉」事實上判決下來之後芭蒂一直在喊冤需求幫助義工組織和一位知名律師決定無償幫她最終在近日法院推翻了以前的判決宣佈無罪釋放芭蒂他被偷竊官司纏身四年後終於洗脫罪名翻案的同時,也把被告廖文良一家人推上了風口浪尖這個判決說明他們誣陷了這名女傭來自印度尼西亞的芭蒂在2007年3月受僱開始在樟宜機場集團主席廖文良的家工作除了廖文良本人家裏還有妻子女兒,兒子以及兒媳工作了八年之後很突然的在2016年10月28日廖文良和家人懷疑芭蒂偷竊要與她終止合約芭蒂被命令在兩個小時內收拾行李並離開僱主的家她向廖文良的兒子要了幾個大箱子把這些年的隨身物品寄回印尼但是在他還沒有完成封箱的時候中介那邊就通知她時間到了必須離開僱主的家接下來,會由兩名司機幫她封箱,寄回印尼。
但他離開後廖文良和家人花了兩個小時檢查這些箱子聲稱在裏面發現許多屬於他們的物品一隻價值2萬5000元新幣的名牌手錶蘋果手機名牌包男士衣服廚房用品和餐具等等並且拍攝了一個21秒的視頻作為證據2017年8月芭蒂被控四項偷竊罪2019年3月20日被判偷竊罪名成立坐牢26個月前一個法官就是判定女傭有罪的法官表示芭蒂在僱主家工作多年廖文良和司機沒有理由要串謀陷害芭蒂但是要在一年多之後,2020年9月4日另一名,叫做陳成安的法官就推翻了上述的判決改判芭蒂無罪首先陳法官認為僱主報警存在「不當意圖」2012年和2013年,芭蒂被僱主派往廖文良兒子的辦公室打掃衛生2016年9月和10月 又再次派芭蒂到廖文良兒子的單獨住家打掃衛生根據了新加坡的法律讓女傭打掃自家之外的地方是不合法的新加坡人力部也有明確的規定僱主不可以非法調派女傭到工作準證列明的住家地址以外的地點工作後來,芭蒂被開除的時候,她曾經向僱主喊話要向人力部投訴自己曾被要求打掃廖文良兒子的住家和辦公室這一舉動,明顯激怒了廖家法官認為,這是僱主報警的動機僱主一家擔心芭蒂舉報他們,所以先發制人於是,陳法官表示,有理由相信廖文良知道女傭不滿後,採取先發制人第一步,突然終止僱傭合同有沒有給他足夠的時間收拾行李希望他沒有時間向人力部投訴當芭蒂表示要投訴後廖文良隨即報警以確保她不會再回來本地那麼到底女傭有沒有偷竊呢首先顧主兒子的指控多次前後對不上例如僱主的兒子,曾經提到芭提雅偷了他學生時期在英國使用的廚房用品和餐具女傭的律師表示,廚房用品其實是芭蒂在超市買的針對,僱主兒子說他使用過這些物品律師指他撒謊因為部分物品還未拆封其次,在所謂的失竊物品當中有許多是破舊和價值不高的破爛。法官也相信巴蒂之前的說法一些物件是她自己買的另一些是僱主丟棄後她又從垃圾桶撿回來的。再次,女傭先走一步把打包好的「贓物」要求「贓物」的主人付錢寄回印尼這未免也太大膽了吧?
這樣的行為不符合常理。於是第二個法官也就是陳法官就根據以上和其他更多的細節和證據作出了新的判決推翻舊案現在這事還沒完,洗脫罪名之後巴蒂的辯護律師表示他們打算,針對過去4年的損失向僱主索賠這四年,芭蒂滯留新加坡,但因為有官司沒有工作沒有收入有三年半的時間他都住在新加坡的收容所靠着義工的接濟生活每天為上訴而憂愁事情塵埃落地樟宜機場集團主席廖文亮一家人的做法引發了巨大的爭議淡馬錫控股的一個高管向記者表示樟宜機場集團主席廖文亮在多家公司的過往業績也證明了他對新加坡是有貢獻的他勸大家不應武斷地下定論而新加坡律政部兼內政部長尚穆根這樣表態他首先表揚了,免費為女傭辯護的律師,阿尼爾他找出了證據的各種不合理之處,並且很好的為被告伸冤阿尼爾是一名資深律師,一般的收費,22天的官司要將近10萬新元(約人民幣50萬)3天的上訴費則需要3萬新幣加起來,這次的官司本應該收費在15萬新幣左右約合人民幣大概是75萬但是他義務無償為女傭伸冤分文未取同時他(部長)也表示,這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僱主和女傭糾紛的案件這裏邊某個環節一定是出問題了不過部長也提醒,檢討的過程必須是公平的既不能過於維護自身也不能抱着獵巫(witch hunt)心態普及一下,獵巫是什麼原指中世紀對行使巫術的人進行搜捕和審判的行為今指的是一種急於對他人加罪的心理不過很顯然現在看來,大多數的網友的情緒始有點激動了大家都知道,在新加坡當高管收入是相當可觀的恰逢現在經濟不好很多人失業降薪領着巨額薪水的高管們就成為一些人的眼中釘,肉中刺現在一個位高權重的高管鬧出因為小事為難女傭還疑似作偽證,於是,一些網友直接就炸鍋了!入獄「辭職
懲罰」這樣的聲音不絕於耳更是有人這樣說道如果沒有對廖一家的進一步法律行動這些網友,就再也不會對司法體系有信心了這個事情,讓人感到唏噓原本看起來是因為一些小事女傭和僱主發生了矛盾但是,女傭嘗試用僱主的不合規行為威脅僱主則通過栽贓,想把這件事壓下去。8年的合作情誼,落得如此下場外籍女傭4年沒有工作,差一點鋃鐺入獄。德高望重的僱主面臨無數網民的口水罵聲蓋過了他過去的事業成就這是一個沒有贏家的故事好了想了解更多後續進展,可以關注我的頻道第一時間為您呈上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