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單元三:假記憶

那各位同學我們現在要去再談一個 很有趣的心理學裏面也是很重要的一個議題心理學裏面很重要的一個研究主題是「記憶」 那我們在很多的機會其實也有談到記憶的這方面那我現在想要從記憶的另外一個 很有趣也滿值得討論去思考的現象
來跟大家做一點分享那這邊大家從投影片上來可以看到 我這邊提的問題說:「記憶真的可靠嗎?」我們常常說記憶不好,或者是說 我記得我以前小時候好像是一個愛哭鬼這些記憶是真的可靠的嗎?
或是說我覺得我應該是個很堅強的男孩可是我爸媽都說我是個愛哭鬼 這樣子的問題放在個人身上 好像是關於個人的一些認同或是記憶的問題那會在某一些場合
這個記憶的問題是不是真的或假的,或是可不可靠 會變得更複雜更需要好好的思考那心理學家呢 也越來越多對於記憶的研究我們也越來越瞭解說 記憶的確有些時候必須要小心記憶的這個成分到底是不是可靠的?
還是我們創造出來的?或是我們成為假記憶的東西 我現在跟大家分享一些心理學的研究那從這樣的思考來說
我們現在認為記憶其實是一個建構的歷程當我們被要求去回憶某一個部分的時候 我們真的是完全能掌握完全的好像從硬碟裏面拿取一個資料 這樣子的一個方式來報告我的記憶呢?還是說我有某個時候,是透過
我現在這個時候的推論、 我現在這個時候的想法的建構呢?我舉一些例子來說 大家一起去想想看2011年的7月5號這一天
你有沒有跟你的朋友交談?可能有?應該有?我想一定會有?
因為我每一天都跟朋友交談你真的記得你有跟朋友交談嗎? 昨天的三點五分到三點十分你有呼吸嗎?
喔有!一定有!我應該都在呼吸 可是你記得你有呼吸嗎?
剛考完一個考試卷裏面有沒有出現「的」這個字 應該有吧因為每個考卷都會出現「的」這個字上面這些很簡單的例子都讓我們想起來說 我是真的記得我有跟朋友交談我有呼吸 考卷裏面的字還是我透過我過去的某些經驗
或是我現在某些猜想去做出推論那記憶到底有多少部分是就像我剛剛比喻的 從硬碟裏面抽取資料這樣子的過程還是有些部分是建構的? 那如果有某個部分是推論或建構的那有沒有可能我們在這個時候犯了某些錯誤
那我們以為我們有怎樣的記憶這就是心理學家想要去關注的一個點 那這有一個更重要的來源或是說有一個更重要的刺激心理學家 會這樣去想的其實是跟一些實際發生的案例有關我們對於這個法庭上面的證人的記憶 到底可不可以採信或是他的影響力其實是很大的
例如說可以因為你的記憶讓一個人被關一輩子不要被關一輩子好了 甚至影響到這個人的整個人生像我這邊給各位舉個例子 如果有一個女士她對她的法官或檢察官說因為我接受了兩年的心理治療 在這個心理治療協助裏面我過去記不得
但是我現在已經很明顯的想起來說二十年前我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她被謀殺了 那是我爸爸做的我爸爸性侵她而且把她殺害 過去我都沒有想起來現在我已經可以很清楚的想起來了 假設這個人並不是現在想要報復她爸爸或是故意要陷害她爸爸
她只是忠實的把她現在的記憶裏面的事情講出來那這樣子如果還沒有找到其他 我們先假設還沒有找到其他的證據的時候我們可以採信這樣的恢復的一種記憶嗎? 這種罪刑真的就出現過嗎?
的確在美國,我想在台灣也有部分的人 因為這樣子的,這種證人的記憶而被定罪一個研究者甚至指出 美國過去二三十年來大概已經有累積上百個 甚至三百個以上的案件這些到後來都被證實
是因為假的記憶而造成這個定罪所以這的確是一個很關鍵也很重要的問題 也是心理學家很會去很想要知道,然後我們瞭解這樣子的 假記憶的構成是什麼原因所以我們的記憶到底是不是忠實的呢 如果這些記憶可能是有假的成分我們怎麼辦呢我這邊就跟大家分享一些心理學的研究
我這邊舉一個研究來說明這個記憶其實是很容易 有一些不真實的成分那研究者他設計了一個研究 他給受試者看一段同樣車禍的影片那很簡單他只要求受試者做一件事情,就是說 你就幫我看一下這個車禍發生的時候車速是多快估計一下是四十公里、還是六十公里
還是一百公里但是有兩群不一樣的受試者 其中一半的受試者他聽到的問題的描述不一樣他說當車子「衝撞」在一起的時候 你估計雙方的車速有多快那另外一半另外一組的受試者 他問的問題方式稍微有點不一樣他說當車子「碰觸」在一起的時候
你估計這個車速有多快OK請各位注意一下其他東西都是完全一樣的 就只有在這個描述上面車子「衝撞」在一起跟 車子「碰」在一起的時候車速有多快我想大該都有一個猜想說那可能會不一樣 因為特別老師又舉了這個例子的確就發現說,前面A的那一組
他平均起來跟B的那組比起來他平均估記的車速都是比較快的 我們會估計說當車子「衝撞」在一起的車速 應該是比較快的更有趣的發現是在後面 一個禮拜之後我們請這些受試者再回來再請問他說你有沒有看到任何車子的玻璃碎片呢
在一個禮拜前他看到的那個影片裏面在A的那一組裏面 也就是說被說車子「衝撞」在一起的時候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受試者表示說有 那時候我有看到這裏面有玻璃的碎片B的那一組「碰觸」的這一組 有百分之十四的人表示看見當然我們也看到A跟B的差別,但是更重要的是
實際上並沒有任何的玻璃碎片呈現在那個影片反過來說,有三分之一A組的受試者 有一個看到玻璃碎片的假的記憶B組也還有百分之十四的受試者 出現了這樣的假的記憶那這個研究被重複的驗證發現說 好像我們總是會有一個比例的受試者會在這樣很簡單的事情上面
就出現了事實上並不存在的假的記憶那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研究這種假記憶的研究者  是這位羅芙特斯(Elizabeth Loftus)他認為說人們記得的常常是不曾發生過的事情  或是與事實不相符的事情這些事情比我們原本的想像的還更常發生
那他因為對於假記憶的研究所以他接觸了非常多美國法庭的案子 他也一再地去當專家證人然後在法庭上去協助那些 受到這個指控的一些被告事實上有很多是被發現說他是受到假記憶影響  那我印象當中他曾經舉過一個例子有一個人會被指控性侵他就被關了一年
後來當然證實說這個假記憶是虛假的那個真實的強暴犯也被抓到了 但是這個人他接下來的整個人生就被改變了例如說他失去了原來很好的未婚妻 因為他總是非常憤怒忿忿不平他花了所有的錢去打官司 然後他的工作也不保了甚至他在五年後就是因為心臟病發而死掉
因為他長期處在一個很壓抑的狀況下即使他某個程度好像被釋放了 得到了某一些平反但是這個人的人生整個被改變了 所以對Loftus來說這件事情的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而且也值得我們好好去注意這樣 那他最有名的研究室這樣子的他植入了一個假的記憶
就看看有多少人可以被植入假記憶呢其中有一個他最常被引述的研究 是這樣子做的他會請受試者先去訪問他的家人 蒐集他個人的資料然後編撰三個故事 其中三個故事兩個是真的就是根據過去這個人過去的歷史發生的事情
例如說小時候掉到水溝這樣的一個故事或是說小時候養了一隻狗這樣子的一個故事 是個人真的發生的那還有另外一個是虛構的 當然我們要先證實他小時候真的沒發生過這件事而這件事情就是說你曾經在大賣場走失 然後跟家人失去聯絡然後哭的很傷心後來在有一個熱心的工作人員協助下
跟家人團圓那這些受試者被告訴說你小時候有這三個事情  後來很多受試者都說真的有這樣嗎甚至有一些部分的受試者說「對!的確有!
這個我真的現在慢慢想起來」我小時候我曾經在大賣場走失 那時候我哭的好傷心我一直叫誰都不來理我 那時候我是在地下室的美食街甚至有些非常Details(細節)的劇情出來 我正在吃着咖喱飯啊結果有個陌生的阿伯對我招招手
後來我就看到爸爸開始出現這種很複雜 甚至很細節的這樣子的說明那有多少人是這樣子的? 結果他發現說有四分之一的受試者會產生這樣的假的記憶
是可以被成功地植入這樣的記憶那我們可能就要去思考四分之一是少還是多 四分之一比起四分之三當然是少數可是這些少數會不會是一個重要的少數 而且是我們應該重視的是少數呢?如果這樣簡單的記憶可以被植入
那我們可能要好好去思考這件事情的不管是社會上面 或是在一些倫理價值上面的重要性我們是不是可以要留意這樣子的現象 除了剛剛我們舉了很多關於法律上面的問題之外如果他是一種植入記憶的能力 那我們誰可以運用這樣的能力來改變人呢所以這會有更多很複雜的思考可以去討論
我們也會在課程中跟同學做一些討論那我想這個是一個跟倫理的議題很有關的研究 那從這個段落關於假記憶的這些分享裏面其實我們也有再看到心理學的另外一個 很重要的特色,就是它應用的層面以及說心理學應用出來之後,對於人類的行為 甚至心智歷程運作的瞭解之後我們可以重新思考很多我們的社會制度
我們的甚至法律的制度是不是應該要因為我們更瞭解人 而做了某些調整跟設計我想這是心理學很積極,或是說 很有應用性的一個地方,就在這裏跟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