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讀為快】朝鮮半島的悲歌 (安裕)

幢幢歷史陰影,金正男遇刺之後在朝鮮半島倏地再次冒現,父系宗族文化與國際政治現實的扞格,成為這次血案的框架。把時間推到一個半世紀前,時空縱然相隔,卻是何其相似──外有美日俄中列強環伺,內是封建王朝把持。說的是十九世紀六、七十年代,朝鮮在大院君治下,文官武將蛻變成的「兩班」操縱一切,特權階級不予人民接受教育,藉此控制幾乎全是文盲的民間社會。
外是強國團團包圍,清廷與朝鮮是宗藩關係;日本蠢蠢欲動,外務大臣副島種臣提出「征韓論」,強迫朝鮮簽訂《江華條約》;美國藉「舍門將軍號事件」插旗朝鮮。既然這些國家都沾手,近在咫尺的帝俄豈會袖手,硬要分走一口飯。 金正男死後,各式說法層出不窮,有說他獲中國撐腰,令到大權在握的金正恩不快;也有稱美國背後力挺,終致金正男殺身之禍;昨天南韓情報部門也被人點名。
這些外國被指為了本身利益插手朝鮮半島,儘管類似說法並無真憑實據,然而客觀上150年來朝鮮半島烽火連天,卻是真金白銀的與列強爭逐這塊戰略肥肉直接有關:美國今天仍在南韓駐軍,冷戰年代核彈常備;日本德川幕府時代對馬藩已釜山設倭館,明治維新之後明目張膽,藉朝鮮半島把手伸進中國東北,「日人殖朝,鮮人殖滿」為其長遠策略;帝俄與日本在對馬海峽大打一仗,亦是源於爭奪朝鮮半島利益。討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朝鮮半島,必須將國際地緣政治與朝鮮民族的「一門」父系宗族文化相提並論。地緣戰略造就70年來的朝鮮半島政治氛圍,得朝鮮如得東北亞,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再是意識形態廝殺的韓戰與冷戰,周邊列強有的國名改了幾回,地緣政治始終沒有消逝。因為若抱持朝鮮半島,東亞北起堪察加、南抵台灣俱在指掌之間。
另一角度看,若未能染指朝鮮,就會失卻牽制蘇俄不凍港海參崴、莫能監視120公里外的日本、無以輻射中國大陸人口密集的東北並及遠眺京畿重地天津北京。現代社會有着如此重要地緣位置的是巴爾幹半島,冷戰年蘇聯美國要拉攏區內的南斯拉夫強人鐵托,留下空間由得他構建「人性面孔社會主義」(socialism with a
human face)國度,成為六十年代美蘇對峙下的奇葩。鐵托一去,南斯拉夫分崩離析,俄美英插手,建立與鞏固影響力齊下。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東西方重劃勢力,俱對朝鮮半島不願撒手,韓戰爆發是最清晰的說明。
美蘇的代理人兩韓中國在朝鮮半島惡戰三年後以三八線分界,各擁半邊朝鮮,現代大院君從此在朝鮮半島復活。南韓在美國「阻止共產勢力」名堂下搭建反共政權,華府對當地軍特集團高壓統治睜一眼閉一眼,國家暴力之下人權遭到強力打壓;至於為人詬病的超級財閥,當中不乏國家資本身影。政治高壓及壟斷資本帶來南韓社會權傾朝野的新權威主義,西方國家無視人權受壓的偽善、南韓部份社會階層的鄉愿,更令獨裁火上加油,年前韓片《逆權大狀》對此雖見反省,可惜稍覺浮光掠影。不過,1973年南韓特工越海到日本綁走反對派領袖金大中回國,或會令人想到近年香港的越境擄人事件。
西方力保對南韓影響力的同時,共產主義集團對北韓亦有類似行為。中蘇冷戰年代對北韓傾力相助,北韓則在決裂的中蘇之間來回遊移,兩強百般遷就平壤。講究唯物辯證的共黨主義,落地北韓變成神話式金氏王朝,鎖國政策之下執政集團政治生命延續,國家機器及特權階級生活在二十世紀,人民停留在十九世紀。必須指出,金家王朝長立,因是冷戰年代共產主義世界所繫──如何控制北韓不致發生巨變,是中蘇外交、經濟及軍事戰略重心。
一個親中蘇的穩定北韓政權,等於一艘航空母艦停在家門抵抗來犯。蘇聯解體之後,北韓倒向北京,所以金正男被殺前後,中國多次被指為支持金正男的靠山,隱含北京在北韓局勢成為主要持份者的意喻,與三八線以南的另一域外持份者美國遙遙相對。(節錄,全文將於明日蘋果論壇刊出)本文來源:http://hk.apple.
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216/56312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