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熱門將領四連跳 軍內升遷快車道

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本周在中央黨校舉行。最近幾年,在兩會前夕舉辦省部班已成官場慣例,主題都是學習前一年中央全會精神。今年即是學習去年六中全會精神,包括確立習核心、從嚴治黨、黨內監督等。
講政治高於講法律 本次省部班的重點是「講政治」,這是中國特色之一。一般一個國家的治理和公共事務的管理,要講法律、講道德,但中國以黨治國體制下,「講政治」的重要性遠高於講法律。緊跟中央、維護權威、幹部人事調整、思想理論、意識形態、宣傳教育等,都可算「講政治」的範疇。
參加省部班的軍隊高級將領陣容為之一變,集中顯示了歲末年初軍隊人事大調整的成果,一大批履新上位的高官亮相。軍委機關方面,包括後勤保障部政委張書國、裝備發展部政委安兆慶、軍委紀委書記張升民、訓練管理部部長黎火輝;戰區方面,包括西部戰區政委吳社洲、北部戰區政委范驍駿;軍種部隊方面,包括海軍司令員沈金龍、武警政委朱生嶺;軍校方面,則有軍事科學院院長鄭和等。
十八大之後,尤其是隨着徐才厚、郭伯雄垮台,軍隊打虎反腐與人事調整交錯進行。對於「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的工作,不斷加碼,標準提得愈來愈高。從「徹底肅清」、「更加徹底肅清」、「深入徹底肅清」,直至去年十月在京西賓館召開全軍各大單位和軍委機關各部門黨委書記專題會議,將清毒工作進一步升級至「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既包括思想上肅清,更重要的是人事上的肅清。
這種表述的變化,絕不是簡單的文字遊戲或是空喊口號,其背後的潛台詞,是領導層不滿此前的清毒工作效果。原本在「徹底肅清」時期一些已暫時過關的軍內幹部,在「全面徹底肅清」新語境下,捕網織得愈來愈密,就將難以着陸。 當然,如今的「肅清」並非一定要趕盡殺絕、開除黨籍、投入牢籠,視程度情節輕重不同給予撤職、降職等處分,亦是清理手段,譬如日前民政部部長李立國降級為副局、副部長竇玉沛被免職提前退休。
此類手段,在軍內亦得到運用,一批尚未到齡的將領在年初被免。 閩浙將領一路走高 而新上位者,大多數都是在十八大特別是一四年底至今的兩年多時間內快速升遷,其軌跡也很類似,軍改之前先擢升到副戰區級,軍改後出任新職,而今再度高升。
不少人兩年連跳四個崗位,步步吃重。如張升民一四年底升任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一五年底軍改之際出任軍委訓練管理部首任政委,一六年秋晉升軍委後勤保障部政委,僅幾個月而今又調任軍委紀委書記,執掌全軍反腐大權。其餘如張書國、吳社洲、朱生嶺全部與張升民類似,在一四年底剛晉升副戰區級,如今全部官至正戰區級,獨當一面。速度更快的鄭和,一五年七月升任成都軍區副司令員,半年後回京出任軍委訓練管理部首任部長,今次又升軍科院院長,在副戰區級別僅待了一年半就升至正戰區級。
東南方向閩浙等地出身的將領繼續一路走高,尤其駐福建廈門的第三十一集團軍,成為當今軍隊第一高官搖籃。如海軍政委苗華、武警司令員王寧、武警政委朱生嶺、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衞國、北京衞戍區政委姜勇,都曾擔任三十一軍領導。本輪調整中,軍委訓練管理部部長鄭和調任軍科院院長,三十一軍軍長黎火輝接訓練管理部部長,而鄭亦曾任三十一軍參謀長。
有意思的是,鄭和在軍科院院長的前任蔡英挺也曾任三十一軍軍長,但蔡尚不滿六十三歲,在距離退役尚有兩年時間的情況下非正常去職,恐怕亦屬「全面徹底肅清」之列。 政情觀察員 白非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
on.cc/cnt/news/20170217/00184_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