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天下:圍觀文化歷久不衰

日前在東網瀏覽大陸新聞,見到一則民眾圍觀年輕女子跳樓事件。話說江蘇常州一名身穿黑色緊身衣、短裙的年輕女子在十樓窗外企跳,該女子情緒激動,稱要直播跳樓,據報道平台上有很多觀眾在觀看。幾經勸說,女子終被勸回安全地方。老朽相信,這對圍觀的觀眾來說,必然十分失望。
根據國人的圍觀進化史,那女子不跳下來是不會過癮的。 洞悉國民劣根性的魯迅最擅寫圍觀題材,《藥》描寫大批群眾圍觀處決革命黨的情景,愚昧而麻木的群眾,有些只為買個「人血饅頭」好醫至親肺癆;又在《阿Q正傳》裏,圍觀阿Q被槍斃的民眾很失望,皆因槍斃沒有殺頭好看。
其後,文革時對「反革命分子」的遊街示眾,把圍觀文化推至最高點。老朽幼讀《西門豹治鄴》,對圍觀文化略有所知,故事原來出自司馬遷《史記》之「滑稽列傳」,司馬遷描述年輕漂亮女子被當成河伯的媳婦被扔進黃河時,圍觀人群之盛恍如嘉年華會:三老、官屬、豪長者、里父老皆會,以人民往觀之者二三千人;可見圍觀文化自古有之。 近讀一篇有關圍觀文化的文章,其中提到一九○四年,英國商人阿奇博爾德‧立德在北京,見證了一場凌遲處決:街上擠滿了人群,都是來看凌遲處決的,他不得不費勁地從人群中找條出路。
一位參觀者告訴他:「這次情況很悽慘,處決有一定程序,身上的肉塊被一片片剮下,向人群丟去,民眾紛紛搶奪血淋淋的殘骸。」英國商人的評價只有一句:「在中國,我們仍處於中古時代。」 國人的圍觀文化,道盡人性麻木的一面,魯迅的吶喊相信仍未能喚醒國人不仁的神經,像一些視訊可見中國養殖場活剝安哥拉兔毛的殘酷,有理由相信市面的「人造兔毛」產品係呃人嘅!
因造假的成本比真的還貴!一日這種圍觀心態存在,對人尚且殘忍,對動物又豈懂善待? 評論員
施友朋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304/00184_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