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車禍瞬間一家4口3死 兒子失魂一個月終崩潰

  台灣蝶戀花遊覽車翻車事故發生至今已一個多月。其中李子誠的爸爸李傳海、媽媽黎鳳儀、妹妹李曉柔一家3口於事故中不幸罹難。而目前李曉柔的賠償部分,因民法第194條規定,恐無法獲得旅責險和乘客險的全額理賠金。
家屬李子誠現仍與保險公司磋商中。我們前往李家採訪李子誠,請他談談近日的生活與心情。從事發隔天起,李子誠就換到爸媽的主卧房睡,他期盼爸媽入夢。「我現在每件事都要靠自己了,爸媽不在,沒人幫忙了。
」走出電梯,步入李家,客廳堆滿各式各樣的物品,門旁鞋櫃留着爸媽、妹妹的鞋。「以前都我媽在整理。」一直陪在李子誠身邊的阿姨黎鳳珠告訴我們:「一下子失去三個家人,我很擔心他,才會隨時陪着他。」罹難的黎鳳儀是黎鳳珠的大姊,「檢察官把死者照片攤開讓我們認大體,有斷頭的、眼珠掉下來的,還有頭顱破的,我姊夫的臉腫起來,我姊臉稍微變形,看了好難過。
後來請美容師修復,第二次再去看,我就跟姊夫、大姊說,請他們放心,我會幫忙照顧子誠。」黎鳳珠哽咽地說。這一個月,李子誠從早忙到晚,「跑銀行、區公所、立法院,回到家已是晚上八、九點,我倒頭就睡。鄰居問我心情怎麼樣?
我說,我還沒時間難過,可能等處理完,會哭一陣子。」家裏空蕩蕩,坐在沙發上的李子誠,講話有氣沒力。李子誠的父親李傳海是政戰學校畢業,上校退役後,便時常帶着從中興醫院退休的妻子黎鳳儀遊山玩水。「爸媽是蝶戀花旅行社的常客,去過很多次了。
妹妹很少陪爸媽出遊,那天她剛好放假,爸爸問她:『柔柔啊,春天到了,一塊兒去賞櫻吧?』」他們出遊前的這句話,還迴盪在李子誠耳邊。李曉柔畢業於台南女子技術學院美術系,之後報考軍校,士官做了二年退伍,在住家社區擔任保全。「家裏的畫都是柔柔讀美術系那時畫的。
」五、六幅裱框的巨型水彩畫,無聲地靠在牆邊,像是默哀。李子誠一邊帶我們看他、爸媽、妹妹的房間一邊說:「我們就是感情融洽,才會住在一起。」走到李曉柔的房門口,李子誠突然想起,「有天,我夢到柔柔按門鈴,我幫她開門,她走進來,接着我就醒了。」在旁的黎鳳珠回憶,「雖然我大姊是基督徒,我們還是有帶師父到車禍現場招魂,那天師父看到柔柔站在橋邊不動。
我就跟她說『柔柔,妳要去找媽媽』,用銅板擲笅,連三個聖笅。」繁雜的後事,壓得李子誠喘不過氣,「我精神很疲累,每天都有事情要處理。在二殯,阿姨一直哭,我哭不出來,像失魂一樣。但我心裏真的很痛。
」事發當晚徹夜未眠的李子誠,隔天一早返家,要找爸媽及妹妹的照片,「那天也是我的生日,回到家卻沒有人祝我生日快樂,那一刻我才意識到,家裏剩我一個。」一直很依賴家裏,終於得真正面對現實的李子誠回憶,「我跟媽媽比較親密,因為爸爸對我要求高,在家會碎念。我不高興,就關在房間看股票。現在想起來,被爸念,總比他回不來好。
」已經三十多歲了,李子誠笑說自己還像媽寶,「我跟我媽幾乎黏在一起,什麼事都要媽媽幫我處理 。」語畢,原本揚起的嘴角往下垂,李子誠深深地嘆口氣:「我現在在家都很茫然,不知道要幹嘛,到處走來走去。以前爸媽常坐在客廳跟我抱怨,罵政府要砍十八趴,現在這些聲音都沒了。
」台灣《壹週刊》本文來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330/492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