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向風】首富何事哽咽?(楊懷康)

  特首「選舉」騷落幕,葉劉淑儀議員作賽後評,旁及曾俊華的財政預算;指其收入數字年復一年出錯、錯得離譜,顯見其手下制定之經濟模式出了亂子,下任財爺有必要大肆修理云云。經濟模式堅離地以致預測/預算失準又豈特區獨有的難題?
那是個普世現象了。 瞎子摸象帶來的風險此非堆填區之見。早前,在英倫銀行主政十年的金勳爵(Lord Mervyn
King 1948 -)在中大的亞太金融研究所指出,金融海嘯至今差不多十年,而世界經濟遠遠未恢復常態——聯儲局雖然恢復加息,利率可處於史無前例的低水平,而經濟復甦的速度則緩慢得教人沮喪——足見不少政府賴以調控經濟的凱恩斯模式業已失靈,以致大手落重藥——量化寬鬆、負利率——而沉痾不起。「先進國家」的經濟模式尚且如斯不濟,那又焉能厚責鬍鬚曾那小小的「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對經濟實況有欠拿捏?
大小經濟模式何以失靈?瞎子摸象有以致之。金勳爵指出,世界變了:雨後春筍般蓬勃的金融衍生產品、以光速傳播訊息的互聯網、全球經濟一體化 等發展,交匯互動激化蛻變,產生了「超乎估算的風險」(radical
uncertainties),即是那些傳統經濟模式掌握不來、無以模擬的風險。在這些風險籠罩下,哪怕英倫銀行以至聯儲局僱用的尖子、專家掌握的數據如山堆積、鉅細無遺,奈何世事多變,轉瞬間這些數據即已過時,無以反映現實;以此為基礎作研究分析,又能作有效的推斷或預測麼? 經濟模式失靈事實亦然。若然對專家制定的經濟模式、輸入超級電腦的數據有信心,聯儲局每一趟議息又何須舉棋不定,心大心細?
自金融海嘯以還,聯儲局之預測一直失準,以致加息之議,由伯南克拖到耶倫方能作實。時至今天如若對任何經濟預測尚寄予厚望,又豈非如江主席所言,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乎?走筆至此,讓我想起「宇宙真主」格林斯潘何以棄經濟模式如敗履。那是一九九四年秋天的事,當時的通脹率不過是2.4%,格林斯潘可決意加息;不是小加而是他在任十八年最厲害的一趟加息——一加便是七十五點子。那時民主黨剛在中期選舉遇上重挫,克林頓政府視大幅加息為落井下石,不在話下。
格林斯潘是不想連任了嗎?非但數據不支持他這個決定,新鮮出爐的格林斯潘傳《知情漢》(The Man Who
Knew)透露,大幅加息之議更面對學院派專家的強烈挑戰。話說九三年入主白宮後,體察到任由共和黨的格林斯潘坐大將後患無窮,克林頓由是委任左傾的普林斯頓大學蛋頭教授Alan Blinder當聯儲局的副主席以收制衡之效。這一役教授八寶盡出,援引複雜無比的「科學」模式反對大幅加息。
 跟市場鬥智眾所周知,未入仕當官,格林斯潘從事經濟研究,專門為大機構財團評估經濟狀況、提供預測。他對經濟數據由是有既敏感又細緻的掌握。可是這一回他強調,利率與實體經濟的關係絕非任何模式所能刻畫。基金炒家主導金融市場,不管模式如何精密細緻,亦不能充分反映他們的思維取向。
與其憑經濟模式訂定利息,格林斯潘認為要用腦袋跟市場鬥智。(gaming through the
market's probably reactions in
his head.)在Alan Blinder而言,跟市場鬥智形同給市場牽着鼻子走。
聯儲局的法定職責是以整體經濟利益為依歸調整利率,而非跟市場捉棋博弈。格林斯潘對此番反駁不屑一顧,Alan Blinder一收聲,他即動議加息七十五點子。除了一士諤諤,所有委員都支持他的決定。
格林斯潘的主觀唯心論令我想起了極力反對制定GDP數據以量度經濟狀況的郭伯偉。 搜羅數據壞了大事郭伯偉認為數據、模式是制訂定策的工具,然而香港是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政府少作干預,是以無須透過GDP數據考量某一政策到底有何後果。阿茂整餅,搜羅數據、制定模式,反而讓官僚們手痕難耐,以致諸多干預,壞了大事。儘管如此,尚流着兩行鼻涕時,我禁不住問他:位居要職,對民生有責,難道你不想知道經濟境況是好是壞嗎?
他給了我個格林斯潘式的唯心論答案:「你會知道的。」(You will know.
)若非堅離地,又焉會感受不到市況是好是壞?郭伯偉的意思清楚不過:香港是個全面開放的小經濟體,面對瞬息萬變、錯綜複雜的外來衝擊——金勳爵所指「超乎估算的風險」——掌控的條件既是有限,那又何來預測未來的本事?充大頭鬼,制定GDP數據搞其計劃經濟,又豈非自作孽? 計劃多多的惡果老人家已矣,蘇聯這個計劃經濟的老祖宗亦早在一九八九年崩潰,要掌控經濟、預測未來的冤魂卻驅之不去。
是以郭伯偉坐鎮過的財政司辦公室有了個「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打從董建華起即成立了策略發展委員會,梁振英更又搞了個創科局;二十年來花了不知多少公帑作這個那個計劃,實質效果又如何?行將九十歲的首富新近給特區發了成績表:「香港由戰後喺好辛苦嘅環境一路上嚟,但依家停滯不前,依家香港嘅GDP只係2% of China。
今日睇到嘅只係炒樓,整高啲,賺多啲;其他嘅建設呢?其他嘅理想呢?」首富沒有道出箇中原因,然則落得如斯境地又莫非執權者罔顧郭伯偉的訓誨,「有膽有識有目標有規劃有步驟」地「適度有為」,以致東方之珠滿目瘡痍,令首富哽咽? 【補白】統治工具英文稱統計數據為statistics,開宗明義是政權——state——之統治工具。
前提既是為權勢效力,貌似客觀的統計數據又科學得到哪裏去?本文來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405/496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