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比較問題須用同一尺度

作為香港的時事評論者,在下常感愀然不樂,看着特區亂象紛呈固然不樂,但這還是次要原因;更不樂者,是見到此地太多人思維混亂,判斷能力不濟,好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尚不能免。然則,港府每年所花的龐大教育開支所為何來?究竟是把人教得聰明了,抑或教得更笨了?
早前,有傳媒製作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的特輯,節目中有一個重要觀點,是指香港的言論自由比一九九七年前收窄了。特輯中以銅鑼灣書店人員失蹤事件為例作重點說明,活像這件事情比回歸後其他的一切事都重要。 銅鑼灣書店長期出版和販賣不少以中共為題材的書籍,內容以揭露甚至虛構內地政壇的黑幕為主,手法頗惹人爭議。
幾年前開始,該書店的人員一度相繼失蹤,有傳部分人是被內地的「強力部門」越境緝拿拘禁。 事情的真偽不得而知,但本欄的立場始終如一,如果最後證明內地公安當真曾跨境捉人,則此舉已嚴重違反「一國兩制」,北京理應給港人一個交代,所以我無意為其護短。但我今趟在意的是,若要有效比較問題,必須在同一條件與尺度上,不能因蘋果長大後的體積不如西瓜,就判斷出蘋果農的種植技巧比不上西瓜農。
要比就該蘋果跟蘋果比,西瓜跟西瓜比,這是邏輯學上的ABC。 同一道理,九七年前香港可以自由售賣中共禁書,就算如今不行,但此事無論如何也論證不出特區政府治下的言論空間不如殖民地時期。若真要論證,除非你找得出在回歸前,有書商專門出版有關英國皇室醜聞、英國政壇秘密的書籍,內容半真半虛構,有些甚至是存心抹黑的,而這樣的商人在港英治下一直可保無恙。
惟其如此,你才說明得到香港言論自由當真今不如昔吧。 大學講師 陳偉強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
on.cc/cnt/news/20170810/00184_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