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轉波 黃金寶

  凡事有始有終,我在壹仔以體育記者入職,所以來到今次找位退役運動員。世界冠軍車神,擔得起《豪語錄》專門訪問明星的要求──可惜遲了。
我意思是,近年,幾許現役後輩身兼娛樂圈、廣告代言寵兒左右逢源,黃金寶服役時老老實實專注練習,低調寡言,退下來則轉任文職,趕不上賺錢熱潮,他戥人高興:「好開心愈來愈多商業廣告。」沒埋怨生不逢時,他印證了作為體育明星原來不用多采多姿,香港人沒遺忘沉默的英雄。阿寶像看透我,拿起後轆說:「你看這裏有十一個飛輪,最細的一個看似簡單,其實踩得最吃力,但它也令你去得更快,上斜就用大輪省力。人生像公路賽,不同路段要轉換不同波(gear),有時收緊有時放鬆。
」都對都對,但老友你說的是轉波,我說的是轉換職場跑道啊!正如黃金寶坦言讀書不多,如今怎做起辦公室executive來?我做開記者,也捨不得改行。黃金寶說:「單車奇妙在,未必人人識,但學懂了,丟疏十幾年沒踩,有朝一日再踏上去仍然會記得的。
」記者的採寫本能何嘗不是?讓我們都毋忘初心,有天重逢。***心跳回憶說黃金寶低調,是遲至最近才算粉墨登場,客串替奇妙電視主持《冇大冇細》,親子show,乃念自己初為人父。「兒子兩歲,單車一早買定了,但當然未學。
」於是他在節目陪其他小朋友。果然三句不離本行,血液都是單車的機油。阿寶嘗試教她其中一個妹妹,半天在大埔的拍攝沒學成。「只是遲早問題,讓她先享受過程,臨尾踩『傍轆』和我們一起暢遊堤壩已很不錯。
」不再做運動員不再做教練,人也變放鬆了。踩單車不難(踩到似黃金寶另計),但懂與不懂是由零到一的分別。「這次亦令我回憶起第一次學識踩兩輪的興奮,我不算早,大概小學一年班吧,非關體能,是到一個點忽然感應平衡和節奏,脫離扶着你的人,脫離所有,只覺得天地之間就是自己和部車,像某種自由獨立過程,一瞬長大許多。」對男孩子尤其,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一定包括單車road。「小時候住瀝源邨(筆者禾輋邨),沙田勝在有條單車徑,當年除了瀝源禾輋沒其他屋邨,所以踩到去馬鞍山已像很偉大的事,加上周邊的村路,單車於我等如擴闊眼界,而且不用湊齊朋友,隨時開心郊遊。」寫稿何嘗不是?
要學一定學得識,而無論日後撈得多厭倦,總難忘初次白紙黑字刊登出來的喜悅 ***長途馬接着是由屋邨仔變香港英雄,但黃金寶害羞少談威水史,反而娓娓道來九二至九四年因與隊友爭執、中途脫隊的不光彩那段,言下之意勸勉大家挫折中成長。「往後才有那二十年光輝。」年少輕狂過,自此他忠誠得像一匹馬。
「我感謝,在我有生之年,經歷如此長時間的穩定,很好,社會裏人人求穩定。你看我風馳電掣精彩刺激?我說的穩定是,做運動員比較簡單,只要專心訓練、比賽,自然可以安全地生活,從商恐怕複雜得多了,而且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二十年。「現在轉型,都是單車帶給我相關的,再之後(現年四十四歲),那年紀差不多退休了。
」除卻速度,一切與世無爭,究竟是性格影響專長,抑或專長影響性格?「我內向。短途車手比賽後仍嫌未夠似的,會興奮地互相追趕玩耍;我這種則是馬拉松性格,喜歡安靜,完成了只想悠閒。」***瘋狂老驥伏櫪,很難想像竟也有緣盡的一天,何況黃金寶並非只迷戀冠軍光環、怕輸唔玩那種人。
「早在二○一○年亞運會已諗過『算啦』,運動員來到某年紀每逢大賽後便諗退役,我開始拍拖(在他看來拍拖是會分心的),想停,又想培訓帶帶後輩,我仍然落場,主要為戰術上掩護隊友,不一定要做主力車手也能有貢獻。「上一屆全運會後,我全職做了兩年半教練,直至兩個月前轉行做港協暨奧委會奧夢成真計劃的項目發展幹事,返寫字樓工,才算與單車隊畫上句號。」對,為何要終結?香港人尤其恩師沈金康,最希望他接下總教練火棒帶領香港隊。
「我文化程度不高,一直想再讀書;二來,集訓要在內地,我想留多些時間給家庭;三來也是最迫切的,兒子兩歲,這年紀爸爸錯過了便很多有趣事追不回,教車可以五年後返去。」好在他留一線。筆者認為還有原因──踩了四十年,車神應該任何關於轆的都是專家吧?我傻到問他踩不踩獨輪車,黃金寶答:「近排才開始玩爬山單車,覺得幾有趣,以前做運動員驚受傷影響出賽,保護身體最重要,連一切對抗性的運動如足球籃球也不敢玩。
」很意外吧?睇到未?是時候還他一點自由樂趣。黃金寶說,他現時的工作含有就業輔導性質,到中小學推廣做運動員也可以是生涯規劃、為現役或準備退役的行家謀出路──即是助人同時助己,阿寶由此變得能言善道了,終於成熟得似行政人員。
阿寶來自瀝源,李慧詩來自牛下,下一代車神會同樣草根抑或含着銀匙出世的港孩?「背景差異並不重要,我只預感他/她是個瘋狂愛好者。因為要成為合資格運動員,介乎入大學的年齡最關鍵,年輕人顧慮家庭意見而放棄,流失了很多人才,這時,未來車神要有耐心和毅力說服到父母,所以我說,他/她會是個瘋狂愛好者。」下一代做紙媒的人,何嘗非要帶點瘋狂傻勁不可?
***轉換跑道請參閱引言,黃金寶其實沒騙我們,他一早轉過跑道──在2007年場地單車世界錦標賽。如果你知道阿寶綽號「公路王」,公路賽與場地賽(即俗稱鑊形場)大不同,當時三十四歲,以運動員來說算烈士暮年了,壯心不已挑戰不擅長的兩碼子事,他憶述淡淡說:「結果阿寶也攞過彩虹戰衣了。」對,世事奇妙,反而令他首奪世界冠軍,攀上生涯高峰,誰道人生無再少?但奇妙,也是有部署的。
「之前我贏過兩次亞運全運,在公路上發展,再下去應該去環法(著名的環繞法國大賽)那類,但以我年齡和有限時間如何達到呢?不如貢獻給香港隊──場地賽項目多,途程偏向中或短,令亞洲人可追趕歐美人的體能差距,每項比賽每個國家地區派一至兩名隊員,解決到香港隊成員少的問題,不像公路賽靠隊員多、玩戰術。在場地賽得獎,有助向市民推廣,爭取更多資源,結果大眾認識了彩虹戰衣、捕捉賽等專業名詞。」然後有了將軍澳單車館和李慧詩的輝煌。
「雖然我入門遲,中間經歷低潮,但香港單車發展重要過我個人發展。」即是,你肯踏出去,幫到同袍的同時,也可能令自己有意外收穫,究竟算退一步抑或進一步海闊天空已經不重要了,得失寸心知。熟悉的朋友,江湖再見。撰文︰余家強本文來源:http://nextplus.
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1006/552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