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禁閉、打龍鞭… 豫章書院管理層多來自網癮學校

原標題:關禁閉、打戒尺、打龍鞭,豫章書院管理層竟多數來自網癮學校陸凱稱,他在豫章書院5個月裏,至少挨了500次戒尺,拒不拜孔子、偷看課外書、上課不專心都會成為挨打的理由,「很容易就觸犯到學校裏規定的條條框框。」全文3160字,閱讀約需5分鍾▲豫章修身學校,學生宿舍樓用鋼筋封起來。文 新京報記者
陳景收 實習生 周小琪 編輯
陳薇 校對 郭利琴11月2日下午,豫章書院負責人吳軍豹建立媒體微信群,發佈消息稱,因「戒尺」等古代教育方法不容於現行教育製度,停止「戒尺」後,又勢必置弱勢學生及老師於危險之地,豫章書院修身學校已主動申請停辦,待政府部門批準後,進行在校生逐步分流。連日來,南昌市青山湖區豫章書院修身教育專修學校(以下簡稱「豫章書院修身學校」)被推上風口浪尖,輿論質疑其打着百年書院的名號,開辦戒網癮學校,暴力體罰學生。
對此,10月31日,吳軍豹稱,他們不是戒網癮學校,是合法批設的工讀學校。不過新京報記者發現,豫章書院修身學校存在涉嫌違反工讀學校招生、教學要求的行為;同時,該校本身就是脫胎於一家戒網癮的特訓學校——龍悔學校。豫章書院修身學校的管理層均來自此校。━━━━━新生入校先關煩悶室7天2015年11月,12歲的陸凱(化名)被父母以旅遊為名,騙到了豫章書院。
剛進去,陸凱就被關進了煩悶室,裏麵放着墊子和被子,旁邊還有個尿桶,小便隻能在那裏解決。「進去之前,我就想跑,大聲呼救,但是沒人理我。」當時,煩悶室內已經有兩名學生,他們告訴陸凱,在煩悶室不要有過激行為,否則會受到更重的懲罰。陸凱趕緊冷靜下來,「後來就平平靜靜度過了7天。
」在豫章書院,新生一般都會先被關在煩悶室7天左右,表現不好的時間更長。吳軍豹稱,這是讓學生反省的地方,如果沒有這一步,問題學生馬上會在學校打老師。但在很多學生看來,關煩悶室更多的是給人帶來壓抑和絕望。「不知道會被關到什麽時候,心裏很恐懼。
」王玥(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煩悶室的門是鐵柵欄,外麵的人來送飯時,還要把碗傾斜一下才能進來,「就跟餵動物一樣。」和陸凱一樣,王玥也是被關了7天。出來前,學校會讓他們簽一個協議,但協議內容學生看不到,隻留一個簽字的地方。「不簽字就不能出去。
」王玥說。▲藍色門內是修身學校煩悶室。▲學生手繪煩悶室示意圖。━━━━━打戒尺打龍鞭如家常便飯從煩悶室出來,新生就可以正常上課、生活。
學生們的一天從早晨五點半開始,先拜孔子、進行「晨儀」,再開始一天的學習。晚上要考德,點評大家的表現,犯錯誤者挨戒尺或龍鞭懲罰。談戀愛、男女交流、打架、鬧自殺、抽煙等屬於大錯,會挨龍鞭。對於龍鞭的材質,多數學生稱是鋼筋,有的說是玻璃鋼,但吳軍豹稱是空心的塑料管。
陸凱就曾因試圖逃跑被抓住而當眾挨了龍鞭。「幾個教官把我按住,用力打,每次都打在屁股的同一個位置,讓你疼痛加劇。」挨戒尺更是司空見慣。陸凱稱,他在豫章書院5個月裏,至少挨了500次戒尺,拒不拜孔子、偷看課外書、上課不專心都會成為挨打的理由,「很容易就觸犯到學校裏規定的條條框框。
」吳歡(化名)曾因厭學、離家出走,被父母兩次送進豫章書院,每次呆了3個月。她告訴新京報記者,在這裏體罰很常見,小錯打戒尺、大錯打龍鞭。▲一名學生被龍鞭抽打後。受訪者供圖對於學生反映的體罰問題,10月30日晚,南昌青山湖區回應稱,網帖反映的問題部分存在。
書院確有罰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為和相關製度。對此,已責成區教科體局依法依規對該教育機構進行處罰,對相關責任人員進行追責。不過,今年6月23日,青山湖區教科體局在回複江西省教育廳信訪工作平台上一封《豫章書院虐待學生》的信訪件時,卻曾表示,投訴內容不屬實。▲今年6月,青山區教科體局曾否認豫章書院虐待學生。
而在10月30日晚,南昌青山湖區表示,豫章書院確有罰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為和相關製度。━━━━━涉嫌無資質期間招收「問題學生」在媒體和學生群體曝光豫章書院修身學校存在暴力體罰學生,並質疑該校是一家戒網癮學校後,10月31日,吳軍豹在組建媒體群中表示,「豫章書院修身學校不是戒網癮學校,是合法批設的工讀學校。」10月30日晚,南昌青山湖區官方通報,「豫章書院為南昌市青山湖區豫章書院修身教育學校,係2013年5月16日成立的民辦非學曆教育機構;2014年1月,經有關部門批複,增加一般不良行為青少年轉化工作職能。」豫章書院修身學校於2014年2月23日,獲得江西南昌西湖區檢察院未成年人觀護幫教基地的掛牌,並成為江西省首家未成年人觀護幫教基地。
在西湖區檢察院與豫章書院修身學校共同簽訂《觀護幫教基地合作協議》中,規定由豫章書院收教該院移送過來的一些主觀惡性較小、悔罪態度較好、且採取非監禁措施的「三無」(在本地無監護條件、無固定住所、無經濟來源)涉罪未成年人,觀護幫教期限一般為三個月至一年。同年3月29日,豫章書院修身學校還成為南昌市民辦公助重點青少年群體服務管理陽光學校。根據《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對嚴重不良行為的未成年人,可以送工讀學校進行矯正和接受教育,不過,應當由其父母或其他監護人,或者原所在學校提出申請,經教育行政部門批準。新京報采訪多位學生和家長,均表示,進入豫章書院修身學校並不需要經過上述程序。
「沒有找教育部門申請,直接報名就可以進去,半年學費三萬多。」陸凱的父親陸明(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此外,《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還規定,工讀學校除按照義務教育法的要求,在課程設置上與普通學校相同外,應當加強法製教育的內容;不得體罰、虐待和歧視學生。「在裏麵都是學四書五經這些國學內容,沒有法製課。
」吳歡說。多名學生反映,事實上,在沒有批複增加不良行為青少年轉化工作職能的2014年之前,豫章書院修身學校吳軍豹一直以豫章書院的名義招收所謂問題青少年。王玥便是2013年來到豫章書院的。她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時,她進去的時候,豫章書院就已經招收了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都是存在早戀、叛逆、離家出走、不想上學等問題的孩子。
另外,在豫章修身學校之前,吳軍豹還在儒溪吳村60號成立名為「南昌市青山湖區豫章書院德育文化專修學校」(以下簡稱「豫章書院德育學校」)的辦學機構,距離目前的豫章書院修身學校大約10分鍾路程。據當地媒體報道,該學校成立於2011年。2013年5月份,豫章書院修身學校成立後,原本在豫章書院德育學校校址的學生陸續搬到新校址。吳歡2013年5月第一次被送到豫章書院德育學校待了3個月,第二次2013年11月再去的時候,她發現已變為豫章書院修身學校的新址。
在這兩個地方,吳歡都表示自己遭到過體罰。━━━━━豫章書院前身為戒網癮學校根據工商資料顯示,在豫章書院修身學校之前的2007年,吳軍豹前後成立了南昌市青山湖區龍悔心理諮詢服務中心、南昌市龍悔教育諮詢有限責任公司兩家企業,並創辦了一家戒網癮的特訓學校「南昌龍悔心理教育專修學校」(以下簡稱龍悔學校),校址位於南昌市新建縣。不過,上述兩家公司,因未報告企業情況,於去年被工商部門吊銷。劉麗(化名)曾在2010年6月份被送進龍悔學校,待了4個月。
她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豫章書院的學生說的關煩悶室、打戒尺和龍鞭在龍悔學校就有,名稱也一樣。「我們那時候,龍鞭是外麵一層竹子,裏麵是鋼筋。」劉麗有一次因為說髒話,被打了25下龍鞭。「打完之後,屁股都是紫的,硬邦邦的感覺,一個月都是趴着睡覺。
」豫章書院的部分學生實際上也是來自龍悔學校。曾經在豫章書院擔任學生校長的劉軍(化名)就是從龍悔學校來的。「我是2013年7月10日進龍悔學校,11月份到豫章書院。那時候豫章書院本身也已經有學生了,龍悔學校的女生也在5月份左右就過去了。
」劉軍告訴記者,以前學校流傳著一句話,「龍悔,龍來了也後悔。」事實上,豫章書院現在的管理層幾乎也都是來自龍悔學校。多名龍悔學校和豫章書院修身學校的學生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豫章書院修身學校的主要負責人吳軍豹、任偉強、章偉、潘尚東、胡利蘭、未飛飛均為原來龍悔學校的管理層。而新京報檢索發現,這些人同時也是江西豫章書院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的股東。
其中,吳軍豹是大股東,任總經理。《江西商報》2012年曾報道,吳軍豹「進過公司、經過商、辦過廠,從2006年開始轉向心理學教育,擁有南昌市心理學會副秘書長等十幾個頭銜,自其曾祖始,吳家在濡溪當地一直是有名的書香門第」。新京報記者多次聯係吳軍豹詢問豫章書院、工讀學校等相關情況,至今未獲得回應。值班編輯:張一對兒
李二號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103/52933955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