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川小夥放棄北漂回鄉當鐵匠 讓土家鐵器走出大山

圖為:打鐵中的田歡(左)和他的作品

楚天都市報訊 記者陳俊

他是村裏第一個大學生,升學時全村歡慶。畢業幾年後,他放棄北京的工作,毅然回鄉當了一個小鐵匠。麵對不解,他默默忍受,用鐵錘一點點敲出精美作品,把土家族的鐵器送出了大山。

10月底的一天,利川市南坪鄉大田村十七組一處農家院落的鐵匠鋪裏,爐火映照在老鐵匠唐運國師徒的臉上,兩人正掄起鐵錘、揮汗如雨,趕製一批客戶急要的鼎罐。“真想不到,‘鐵娃’把我們的鍋兒鼎罐盤成了稀罕貨,賣到國外去了。”叮當聲中,唐運國自豪地說。

唐運國口中的“鐵娃”就是26歲的田歡,老家利川忠路鎮,當地“鐵娃公社”的社長。曾經,田歡是村裏第一個大學生,去上學時鄉親們夾道相送,畢業後在北京打拚。2014年,他和同學一起去蘇州創意博覽會觀展,偶然看到展出的一組鐵質茶器,一打聽才知道價格這麽高。被家人嫌棄的鐵匠活兒,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麵。

另外,受傳統手工藝耳濡目染,田歡對打鐵情有獨鍾,“我的家族世代打鐵,我從小就喜歡看人打鐵。在我眼裏,打鐵時火星四濺的場景比煙花還漂亮、壯觀。”田歡說,他在北京期間,始終有個聲音牽引他回家,於是,他就放棄了大城市的工作。“一般來說,學打鐵要8年才能出師。”田歡說,他來到南坪鄉的老鐵匠處拜師學藝,順便把現代工藝和設計感融合進去,打造出更有現代感的產品。

打造一件鐵質工具,包括選料、切鐵、取樣、開板、燒火、捶打、成型、淬火等十來道工序,捶打四五千次,每個步驟都有講究。燒鐵的時候要注意火候,既要將鐵燒熟,又不能燒化了。

老鐵匠們隻會燒火打鐵,不懂現代設計,例如鐵鍋,開口要在24厘米左右,誤差在1.5厘米之間,可是鐵匠們隨意慣了,做出的鐵鍋大多達不到要求,田歡隻能把這些不合格的鐵鍋敲碎了重做。這令老鐵匠們很不開心,“這個小後生,怎麽老是刁難我們呢?”

為了跟老鐵匠們好好溝通,田歡學會了喝酒,每次去驗貨,都帶上一瓶白酒。一邊喝酒,一邊打鐵,與人聊天漸漸變得順暢了起來。

事實上,田歡創業之初確實很艱難,有一次一連8個月都賣不出東西,付給老鐵匠的工錢都隻能拖著。那段時間,田歡帶著“鐵娃公社”的產品各地跑,無論哪裏開展會,他都想盡辦法參加。功夫不負有心人,慢慢地,開始有人喜歡老鐵匠們做的茶器了。

有客戶一直在為田歡出謀劃策,建議他做剛需產品,也有老前輩建議他打花器試試,於是他和老鐵匠們有了更多嚐試。但是,他還是把更多的關注度放在製作鐵鍋上,“現在不少人會買日本的鐵鍋,覺得人家的鐵鍋漂亮,我就立誌要造出‘中華好鐵鍋’。”

純手工製造鐵鍋並不容易,因為是一錘一錘敲打出來的,厚度、開口的大小都很難控製。為了造出一口好鍋,田歡摸索了3年,拜訪了多家國內製鍋廠商,經曆了幾百次失敗,最終才有成型的鐵鍋。

雖然鐵鍋的年銷量僅千把口,但田歡仍對未來充滿信心,因為每口鐵鍋都有手的溫度,用它炒製的飯菜有獨特的味道。“利川製的鐵鍋一定能走進千家萬戶。”

對田歡來說,複興家鄉的鐵匠鋪僅是第一步,“利川有純天然的食材、精致漂亮的竹器木器,這些東西都不應該埋沒在山溝裏……”


本文來源:http://news.cnhubei.com/xw/hb/es/201711/t401962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