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眾金服被指發布虛假標的 平台投資者超過22萬人

  合眾金服被指發布虛假標的 兌付逾期

  平台累計投資者超過22萬人;據其公告計算尚有6000萬資金未兌付

  10月9日,合眾金服發布公告宣布暫停網貸業務。

  11月28日,正式宣布暫停網貸業務的第48天,合眾金服未能按照此前承諾進行第二期兌付,而是再發公告稱,籌措款項未到位,將兌付日期推遲到12月1日。

  “賬戶上一直顯示在贖回中,但資金一直取不出來。我們被套牢了。”林祥說。今年6月份開始,他勸說家人累計在合眾金服平台陸續投資23萬元,目前隻收回了不到3萬元。

  “網貸業務”是合眾金服互聯網金融平台業務,合眾金服通過引進需要資金的企業,然後以“信貸標的”的形式向投資者吸收資金。對於投資者們來說,6.5%——9.9%的收益率是合眾金服吸引他們的主要原因。根據平台公布信息顯示,截至今年8月底,該平台累計加入投資者超過22萬人,完成投資收益1100多萬。

  與林祥經曆類似的投資者不在少數。隨著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懷疑自己的錢是否還能拿回來,9月26日,合眾金服平台發布公告稱,由於技術原因,贖回進程被延期。10月10日,合眾金服正式宣布暫停網貸業務。有標的企業發布聲明稱,從未在合眾金服平台借貸。11月29日,合眾金服再次發布兌付公告,據此計算,該平台尚有超6000萬資金未兌付。

  突如其來的兌付逾期

  “人生第一次投資P2P就輸這麽慘”。林祥說。現在盡管每天仍正常去單位上班,但他常常因為失眠而打不起精神。不敢和朋友說自己投資失敗,更不敢告訴家人還有20多萬沒收回來,林祥覺得自己的人生瞬間被刷成了“黑色”。

  今年6月份,一個朋友在微信上給他發來合眾金服的網址鏈接,並告訴他這家公司已經做了兩三年了,靠得住。此前對P2P領域一直感興趣的林祥點進去發現,這家平台的收益率比其他平台高一些。而讓他眼前一亮的是,該平台在其LOGO的旁邊標注著是“航美旗下成員”,而公司目前的法人代表也是航美傳媒集團的法人代表徐青。作為中國最大的航空媒體運營商,航美傳媒集團已有12年曆史。“我看中的實際上是航美這塊招牌。”林祥說。

  在合眾金服官網宣傳中,“2015年度互聯網金融創新機構”、“亞洲最具投資潛力品牌”等獎項也讓林祥放心不少。第一筆投資2萬元,看著每天都有收益入賬,林祥決定繼續追加投入。該平台宣稱“想取就取,隨時可以贖回”,而且相對較高的收益讓林祥更加動心,他隨後又勸說自己的妻子和嶽父嶽母一起共計投入23萬元。

  “技術原因,贖回延期”

  變故始於今年9月19日。林祥發現,自己申請贖回的資金一直沒到賬。“以前最晚的時候兩天也到賬了,現在已經過四五天還是在贖回中。”林祥產生了疑慮。平台的一名客服人員告訴他,出現了技術故障,平台正在全力搶修。9月26日,合眾金服平台發布公告稱,由於技術原因,贖回進程被延期。

  和林祥一樣,浙江寧波的舒英也發現了資金贖回出了問題。她投入的9萬多元已經到期卻取不出來。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通過網絡彼此相識,在林祥加入的一個微信群裏,200多個投資者每天都在商量著怎麽把自己的錢拿回來。“有一些直接去了北京總部,據說是拿到了一筆錢然後就退群了,但更多的人和我一樣毫無辦法。”林祥多次撥打平台電話,得到的答案始終隻有一句“公司會發通告的”。

  山東綠健公司稱與合眾金服平台無借貸業務。受訪者供圖

  投資者質疑平台發布虛假標的

  10月,在合眾金服兌付逾期一個月之後,有公司表示其在北京合創互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無借款業務。

  今年10月30日,山東綠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發布聲明稱,其在北京合創互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無借款業務,協議編號的印章並非其公司印章。北京合創互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合眾金服平台運營方。這一聲明更激起了投資者的懷疑,“明擺著是有假標,把我們投資者蒙在鼓裏。”舒英說。

  目前,合眾金服平台已將所有標的文件下線,仍保留在頁麵的借款公司有三家。包括北京恒春養老服務有限公司、億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和山東英達鋼結構有限公司。

  三家公司中,山東英達鋼結構有限公司被描述為“資產雄厚”、“信用體係完善”。然而記者查詢發現,2017年8月1日,山東英達鋼結構有限公司因拖欠一筆本息合計1.4億港幣的欠款被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列入失信名單。

  合眾金服第二期兌付推遲

  公開資料顯示,合眾金服成立於2015年,注冊資本1億元人民幣,總部位於北京,是北京合眾創金投資有限公司旗下互聯網金融平台,法人代表徐青,公司CEO陳龍。其中,航美傳媒集團有限公司出資1500萬元,中恕科技發展(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宏遠智信企業管理谘詢有限公司分別出資3000萬元和2000萬元。

  今年9月7日,合眾金服官方發布消息稱,航美集團對旗下金融平台北京合眾創金投資有限公司增資擴股,公司業務版圖將更加完善。但未透露增資原因和具體增資數額。

  2017年10月10日,合眾金服正式發布《關於公司網貸信息中介業務調整的公告》,《公告》稱,因運營成本居高不下,債權回收的不確定性,公司決定暫停網貸業務,所有欠款將分期逐步兌付。第一期的兌付規則為:截至2017年10月18日,固期到期金額在2000元及以下的,一次性全額兌付;到期金額在2000元以上5萬元以下的,每個賬戶兌付2000元;到期金額在5萬及以上的,每個賬戶兌付5000元。

  但公司並未公布全部兌付計劃和兌付周期。原本承諾11月28日的第二期兌付,隨後又被推遲。但據投資人介紹,目前該批兌付款項已兌付完畢。11月29日,平台再次發布公告稱,從2017年12月開始,將按月分期兌付,即每月每個客戶確保至少有相應金額兌付,前六月每月總兌付額不低於400萬,後六月每月總兌付額不低於600萬,每月兌付時間定為25號至28號期間。按照這一公告中所描述的兌付額,該平台尚有超6000萬資金未兌付。

  對於兌付延期等問題,記者多次撥打公司CEO陳龍的電話,但均無人接聽。

  - 律師說法

  如果存在假標投資人可起訴平台

  “長達一年的還款周期,我不可能瞞得住家裏人。況且,這一年中能否完全兌付還是個未知數。”林祥說。不少投資者來到北京總部,希望平台能給出一個更完善的兌付方案。還有投資者找到法人代表徐青,但得到的答案仍是“等待”。

  根據投資人介紹,他們在找到平台法人代表徐青後,對方表示:“我不負責公司的具體運營,沒有義務還錢給你。”據徐青介紹,公司已經召開股東大會,想辦法籌錢還款,但無法立刻給出投資者的本金,投資人隻能向公司運營部門的負責人反饋具體信息。

  北京安傑(深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潘翔律師表示,對於此種情況,投資人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還款。至於起訴主體,如果平台隻是一個居間或中介的角色,提供借款的信息撮合投資人和借款人成交,則需要起訴具體借款公司;如果合眾金服平台本身存在虛假放標或設立資金池自融,投資人可直接起訴合眾金服平台。(文中林祥、舒英為化名 記者 王飛翔)


本文來源: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7-12/10/c_11220856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