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繁更換CFO 這家小型房企深陷規模與債務雙重困境

在資本屬性極強的房地產行業,精於財技的首席財務官往往能為房企夠降低融資成本、優化資本結構、擴寬融資渠道,其在公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對大多數房企而言,更換首席財務官都會慎重考慮,但一家小型房企卻在最近三年來第三度更換了首席財務官。數日前,陽光100中國(02608.HK)宣布首席財務官徐聯義辭任,他擔任這一職務的時間還不到一年,“空降兵”陳勝傑獲委任為新的首席財務官。

陽光100頻繁更換首席財務官始於2016年,在陳勝傑之前,杜宏偉、周誌明和徐聯義曾擔任這一職務,但時間均不長。2016年3月,杜宏偉辭任後,周誌明空降接替了該職務。但空降兵周誌明的任期並不長,僅一年後就辭職,接替他的是加入陽光100十年左右的徐聯義。然而這位陽光100的老兵也沒有坐長久,不到一年的時間便辭任,此次陳勝傑接任後,肩上的擔子顯然不輕。

從幾位首席財務官本身來看,陳勝傑和周誌明都為空降兵,徐聯義則是陽光100的老兵。陽光100的一位內部人士對界麵新聞稱,陽光100的員工忠誠度很高,核心人員很穩定,空降的人流動是正常情況,徐聯義則可能是因為有更好的去處,公司薪資在業內並不算高,積累到一定的時候,如果有更好的實現自我價值的地方,出走也很正常。“這都是正常人事變動,對公司也沒什麽影響”。

但短期內數度更替CFO的背後,是陽光100近幾年轉型不順暢,以及調整戰略後業績規模依然難突破的窘境。一個能為公司融到更低成本、更多的錢、降低財務風險的首席財務官,對陽光100當前的轉型極其重要。

作為一家1990年代初期成立的房企,陽光100並未抓住房地產行業的黃金時期,它們在2015年之前從未跨越過百億門檻。創始人易小迪在2003年招拍掛製度推行後也沒有像其他開發商一樣加入“搶地”大軍,甚至當2009年北京房價大漲時,他將這看作是危機,更是做出了“不去一線冒險”,轉向三四線城市的策略。

但這樣的策略卻一次次讓這家公司踏空樓市節奏,不僅錯失了一二線城市的重大機遇,也沒能抓住三四線城市去庫存的行業周期,業績表現一直不如人意。

債務重組,加按清債,主要是指債務人出現了資不抵債的情況,債權人出於風險的考慮,與債務人就債務償還、支付方式以及債務豁免等情況進行協商,一般是債務人做出一定的讓步,通過資產償還債務、債務轉為股權或者資本、降低債務清償率或者免息等手段來減輕債務人的債務負擔,最終保證債務人可以改善目前資不抵債的情況,進入正常經營。

翻看陽光100近幾年的財務報表,各項關鍵財務指標最近三年一直處於下滑階段,與其他進取的房企形成巨大反差。2015年,這家房企的毛利由同比減少22.4%至11.69億元;毛利率由2014年的21.2%降低3.0個百分點至18.2%。2016年,陽光100的毛利繼續同比減少7.2%至約10.85億元;毛利率也同比降低2.6個百分點至15.6%。

為了改變業績持續下滑的狀況,易小迪近幾年在業務上帶領陽光100走上了商業街區運營商的轉型之路,並積極求變嚐試新的業務方向,比如2015年選擇與毛大慶的優客工場合作,鏈接新型商業形態為以年輕人為主的客戶及消費群體提供服務。再比如參與影視明星李亞鵬的麗江雪山藝術小鎮,涉足旅遊地產,但這個項目至今都未盤活。在公司人事方麵,除了首席財務官的變更外,易小迪2016年還拉來萬科“老將”林少洲,這成為當時熱議的人事變動。

商業街區運營商的轉型,並沒有使陽光100達到預期的目標。剛剛過去的2017年,陽光100的合同銷售額僅為106億元,這一規模排名房企百強之外。在行業規模集中度日益提升之際,類似的小型房企存在被並購的風險。

業績規模難以突破,還導致陽光100這幾年經受著不小的償債壓力。根據陽光100上市後的年報顯示,其同期現金餘額不但不足以償還當年一年內到期的短期債務,還存在50億-60億左右的缺口。比如,2014年缺口為54.44億元、2015年缺口為62.57億元,2016年缺口為57.5億元。

鑒於首席財務官對公司會計管理、資金籌劃以及決策支持的重要性,雖然陽光100用“工作調動”之類的原因解釋首席財務官的變更,但這一重要職務連續三年更換,一定程度上還是過去的幾任都沒能緩解陽光100糟糕的財務狀況。

陽光100新的戰略轉型、債務處理都對首席財務官提出很高要求,在這家小型房企已經徘徊數年不前的背景下,新的首席財務官陳勝傑能否在財務方麵達到易小迪的預期,打破首席財務官“每年一更”的魔咒仍然存在疑問。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879962.html